蔡国庆:勇敢的人,面对谩骂依然可以活得潇洒

2017年01月13日 13:53 来源:新京报
分享

  原标题:蔡国庆 勇敢的人,面对谩骂依然可以活得潇洒

  处女座的蔡国庆,一直想做个“春风化雨般”的爸爸,希望儿子能像自己一样优秀。

  在《蔡国庆送你365个“不”祝福》的MV中,众人眼中那个熟悉的蔡国庆,彻底地放飞了自我。

  跟一些惜字如金的演员不同,蔡国庆在采访中滔滔不绝,说到兴起时更是眉飞色舞,眼中带光。面对镜头多年,他知道公众想知道什么,也知道你想问什么。他会径直走到问题的正对面,不绕弯、不遮掩。

  这位登上过春晚舞台21次的乐坛常青树,履历足够丰富。7岁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儿合唱团,10岁出版第一张个人唱片《周总理来到少年宫》,11岁考入中戏表演系,成为中戏最年轻的学生。18岁步入歌坛,25岁参军。在四十不惑的年纪参加真人秀,成为“毒舌”评委。又在五十知天命时,带着从未曝光过的5岁儿子亮相网综。他在正统央视范儿和放飞自我的综艺感之间,切换自如。

  “说我带孩子上节目是为了名利,那可真是小看蔡国庆了。我在名利场这么多年,早知道诱惑是什么。”谈到网友对他带儿子庆庆参加《爸爸去哪儿》的揣测,他直言不讳。对在当红时被抨击“太奶油”的那段经历,究竟有多黑暗,他也耿直辟谣:“其实到今天,已经不想过度放大或者配合媒体继续再说那些,如果真那么可怕,哪有今天,我早完了。有人喜欢你,也会有人不喜欢你,这是社会现实。”

  对他来说,与儿子朝夕相处、完整记录的三个月人生画面,足以让2016年变得没有遗憾,甚至近乎完美——除了这唯一的意外:“有些网友说,啊?你做爸爸了?”他皱起眉头,“这令人太尴尬了,谁说我不能做爸爸?谁说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不能做父亲?太逗了。”似乎是觉得好气又好笑,他挑起眉毛、扬起嘴角,带着调侃式的认真强调:“我再说一句,就算到了60岁、70岁我还能做父亲。来,比比看。”

  我是父亲

  A 三个月的真人秀比上21次春晚还过瘾

  能带儿子参加《爸爸去哪儿》第四季,蔡国庆觉得自己“命运很好”。早在第三季时,他就收到过节目组的邀请,因为孩子太小拒绝了。“从4岁到5岁,孩子的心理成长、智商和交流能力有了很大提升。还好,我等到这样一个机遇。在他还不懂得什么是骄傲自满的时候,有这样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历程。”

  向来对家庭生活保护得很是森严,突然曝光自己有个儿子,一时间,谣言四起。有人说蔡国庆带着孩子争名逐利,他笑:“那有点俗,如今我对名利没有那么渴望。多少名利能让一百多个人组成的强大的摄制组,拍摄你跟你儿子将近三个月纪录片式的历程?这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

  自称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面对30多台摄像机全天不间断拍摄,蔡国庆也有点紧张:“说实话,我都不适应。我知道,一旦开机了就要好好说话,注意形象,注意表达。但真人秀是24小时不间断拍摄,你的一言一行,微妙表情全部都记录在案,那是抹杀不掉的。”

  做任务时,他比其他爸爸更认真卖力,连被子都叠得像豆腐块儿般方正。除了时刻注意自己,还要盯紧5岁的儿子。“我更多的是提醒庆庆注意,有镜头盯着你呢。庆庆你记住,你这样拿着筷子自己夹菜,菜又退回去一点,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他神情紧张地模仿着对孩子的叮嘱,忍不住哈哈大笑。“庆庆是不懂的。我觉得孩子很干净,他并没有在意有多少个摄像机对准他,他在意的是爸爸怎么对待他,和别的小朋友怎么互动。这样很好,我觉得经历越多的人,反倒越复杂,而孩子们是非常纯真地表露一切。”

  谈及这段旅程的含义,蔡国庆说儿子太小还不懂。“但是作为爸爸,我懂。跟庆庆这三个月纪录片式的旅程,是我内心永远充满温暖的画面。它的意义和价值,超过我21年上春节晚会的价值。因为我的儿子,带给我一种巨大的人生美好。也许,等到他28岁要娶妻生子时,回头再看5岁时的纪录片,就会知道,爸爸让他的人生充满了画面感,会懂得这样的记录是多么宝贵。”

  B 要做慈父但严厉永远是“紧箍咒”

  录制《爸爸去哪儿》的最后一夜,蔡国庆和儿子睡在东北大炕上,盖着花团锦簇的大棉被。他对儿子说:“庆庆,我带你参加这次旅程,不仅仅是你跟我能看到,有好多好多人都会看到,你要知道有人喜欢你,也会有很多人不喜欢你。”庆庆马上阻止他:“爸爸你不要说了,只要有爸爸妈妈爱我就够了。”

  “当时我内心想流泪。”蔡国庆感慨。庆庆虽然年幼,心智却远超同龄的幼儿。节目里,这个眼睛大大,心思细腻的小男孩在受伤时不喊疼,也没告诉任何人。为了让爸爸永葆青春,他选择染发膏放弃了玩具车。不依赖大人帮助,自己也能读任务卡。“5岁的孩子,会认几千个字。网上的很多评论,我跟庆庆妈妈在看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他看到了一些表扬,也看到了对我和他的批评。”

  蔡国庆知道,名利有巨大的诱惑,但付出,往往让人承受不起。他不愿让儿子过早感受到名利带来的负担。“节目结束后,他就会跟任何普通小朋友一样,成为小学生。但我不否认,如果有一天,当他在长大成人之后,在表演上、歌唱上有这方面的才华,我会给他正确的引导,让他先知道名利是好东西,但为此要付出代价,要接受社会评价,是否有那样的承载力和那份担当,能够扛得起别人的误解、损伤、谩骂。”

  为了让儿子更勇敢,他看似对孩子百依百顺,实则也有严厉的一面。“我要做‘春风化雨般’的父亲,告诉他,人生不轻松。”比如要懂得分享,尊重长者。在饭桌上当长者没动筷子时,再饿也不能先去拨弄饭菜。令他欣慰的是,庆庆很懂事,没什么不良习惯。“他有良好品行和家教,所以我很少很少对儿子发火。”

  他希望自己人生永远不要对儿子严厉,如果严厉,一定是出现了“偏差性的事件”。“到目前为止,严厉还是我心底的紧箍咒。”蔡国庆说:“他还没有像孙悟空一样大闹天宫,所以我还没念那个咒语。当他有不好的习惯、不文明的举动时,我会是个严父。”

  我是歌手

  如果挫折真那么可怕,我早完了

  作为年少成名的歌者,蔡国庆的人生记录中,有不少历史性画面。他生在清贫年代,长在“文革”后期,是有名的小童星。7岁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儿合唱团,10岁出版第一张个人唱片《周总理来到少年宫》,在中山公园为邓小平、李先念唱歌。“那个时候,你无法想象邓小平是个怎样的人物。只记得父亲问我,看到那两个老爷爷了吗?长大成人后,想起这一幕,才恍然大悟。”

  上世纪80年代正式步入歌坛,蔡国庆很快红遍大江南北。90年代初,在第一次登上春晚之后,他连续五年作为春晚独唱演员,站在这个最耀眼的舞台上,感受名利带来的巨大光环与诱惑,而负累也接踵而至。一篇言辞尖锐的报道,让他从“白马王子”跌至“奶油小生”。外界开始批评他“女里女气”,甚至有人拿他的性取向当话题。

  如今旧事重提,问他是否因莫须有的指责低落过。他说:“谈这个话题没多大价值,今天的我已经豁然开朗,是成功和感恩的状态。我从来不承认我的人生有低谷,就连情绪低谷都没有,只有平淡期。其实到今天,已经不想过度放大或者配合媒体继续再说那些了,如果经历过的挫折真像媒体说的那么可怕,哪有今天的蔡国庆啊,我早完了。还能21次上春晚?上第三次就早回家了。”

  1993年,当红时期的蔡国庆选择参军,加入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当时歌坛上所有人都很震惊,他们无法想象我在可以接10个广告,一年能挣一千万的时候放下名利。但我知道自己要什么。我想要的是强大的成就感,一种别人不敢轻易再对你指指点点的力量。因为你是中国军方的演员。”

  蔡国庆说,他对人生有着清晰的判断:“我始终是个战士,人生就是场战争。勇敢的人最高贵的品质,就是面对风雨、面对挫折、面对谩骂,仍然活得潇洒。别人说我好,我认为自己不好那没用。我认为自己好,那有千万人说我不好,也没关系。在不喜欢你的人眼里,你怎么做都是错的。人生历程中,只为喜欢你的人做事,唱歌、开心生活。对不喜欢你的人,我接受。对于喜欢你的人,要永远心怀感恩。”

  我是丈夫

  婚姻来得太迟,真没什么好嘚瑟

  主持人倪萍曾这样形容蔡国庆:“着装上比谁都讲究,时间上比谁都珍惜,观念上比谁都超前,灵魂里比谁都传统。”骨子里很传统的蔡国庆,选择的爱人也是“贤妻良母”型。虽然儿子已经站在聚光灯下,他背后的女人却还未现身。即使上节目,也全程背影或遮面,连庆庆都用手挡住摄像机:“别拍我妈妈。”这令围观群众愈发好奇,蔡国庆的另一半为何这样神秘?

  谈到妻子,蔡国庆形容她是个“有着极强自尊心和独立的女性”。“如果我找了个演艺界的女明星,我们可以天天走红毯。如果找的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她可能对演艺圈是惧怕的。庆庆妈妈不是圈内人,不希望在聚光灯下,那跟她的职业、工作没有任何关系。她不需要成为一个明星的夫人,也不会在这样受到娱乐关注的时刻说,我也要露面让大家认识。我不能因为网友想见到她,非要把她推到大众面前。”

  对于为何“秘密结婚”,他哈哈大笑:“因为我的婚姻来得太迟了,一个迟到的婚姻也很美好。如果是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我一定会召开记者会告诉你们。四十五六岁时结婚,大张旗鼓告诉大家,上各种娱乐头条,可能会引起很多人反感,有什么好嘚瑟的。人到中年时,婚姻更需要的是低调平和,并不是说要给大家一个交代。就算到现在,面对家庭生活,我仍然认为要低调而平和,过平平淡淡的日子最真切。”

  他也不否认,也许有天妻子会跟他一起参加节目、走红毯。“她要是说想去,当然欢迎。但不管是庆庆,还是庆庆妈妈,还是我们要有第二个小宝宝。人生来日方长,好事要一件一件去做。我是不急不躁的人。”

  我就是我

  时代变了,放飞自我有什么不好啊

  在前段时间一个爆红的电影MV里,越来越放飞自我的蔡国庆唱着《蔡国庆送你365个“不”祝福》,一边恶搞自己的成名曲,一边化身霸道总裁、奶嘴宝宝和红领巾少年。前一秒,举手投足间还是正统的央视范儿,笑容妥帖、歌声嘹亮。后一秒,就戴上满是荷叶边的婴儿帽化身“巨婴”。

  这样的收放自如,源自心态上的调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中国人的老理儿。时代变化了,舞台变化了,电视的表现形式也变化了,你不能固守着所谓的‘老套’。当然老套值得尊重,因为它代表着一种极高的艺术水准。代表着非常正统、正能量的表现方式。综艺可能不够正统,但也是正能量,只是表达方式更吸引当下年轻人。”

  50多岁的蔡国庆,似乎在两个不同的时代穿越。他笑得狡黠:“大家都爱玩穿越,我可以正统范儿,又能综艺范儿,活得聪明还不好啊。每个人都能放下身段自黑或调侃自己,也是人生有悟性的表现方式,我干吗不认可?”

  【新鲜问答】

  Q:21次登上春晚的舞台,是种什么感觉?

  A:牛啊,谁能否认呢。(今年还上春晚吗?)有可能今年小朋友会上春晚的儿童节目,爸爸就不上了。毕竟这六个孩子获得了三十六亿的点击量。

  Q:之前从来不开微博,为什么2016年开了?

  A:儿子都有了,微博又算个啥?所以我觉得庆庆在五年前的到来,已经让我人生彻底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为了儿子,我可以做很多过去不会做的事情。比如开微博,因为我觉得开微博特别累,我是个非常怡然自得的人,愿意自得其乐,微博毕竟会引起大众关注。

  Q:演员之外,最喜欢什么职业?

  A:外交官,我是一个懂得人生战略的人,一直觉得能为这个国家做出奉献。如果没这种精神追求,也不会在大红大紫的时候去当兵。外交官是不拿枪的战士,仍然可以在民族危亡关头,为国家争取时间与和平。出色的外交官是可以为国家争得颜面的。

  Q:听说蔡老师英文很好,能用英语祝福网友吗?

  A:So easy,Happy new year,大吉大利(串了句有味道的中文)。我的英文是自学的,很小就开始学了。可能是因为演员这个职业胆子比较大,敢说。我不想说我的英文excellent、fantastic、marvelous、fabulous。不想这么说,但是已经说了最好的词(笑)。英文还是很管用的,在参加国际演出跟台下观众交流的时候,立刻就能产生一种共通的情感。我们作为早期成名的演员,更多的是在台上说句“大家好”“谢谢”,那是种舞台表演风格,但是当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要跟观众有非常积极的互动。如果说今年我要开演唱会,相信大家一定能看到一个能说会唱的蔡国庆。

  Q:如何总结你的2016年?

  A:超忙。2016年对我来讲是脱胎换骨的一年,是让我的人生重新面对公众的一年。因为在2016年之前,作为社会公众人物,都是我一个人来面对将近30年的成名生涯。而2016年,我的身旁多了一个战友,就是我的儿子庆庆。所以我们父子俩在2016年一起面对这一年的工作状态,面对公众从吃惊、好奇、了解、接受到各种各样议论的完整过程。虽然(工作)已经收工了,但我对这个过程的最终呈现非常满意。我觉得对得起儿子,儿子也对得起我。

  Q: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A:这是让我忘掉遗憾这两个字的一年,是太棒的一年。

  Q:以前你眼里容不下沙子,路上遇到乱扔垃圾的都要管管,现在呢?

  A:(大笑)现在我只管庆庆。但我也切身感受到了别人尽管我们家闲事了,什么儿子是亲生的、收养的啊,管我们家闲事儿太多了,所以我没时间管别人家闲事儿。

  Q:如果有水晶球告诉你,未来人生中的任何一件事,你想知道什么?

  A:我想知道我还能生几个宝宝(大笑)。

  Q:作为乐坛常青树,有什么建议想对现在的小鲜肉们说?

  A:不是每一位小鲜肉都能成为色香味俱全的老腊肉,加油。(给了个眼神,请自行体会。)

  采写/新京报记者 凌晨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