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思燕分享对爱情理解:我也有认不清自己的时候

霍思燕分享对爱情理解:我也有认不清自己的时候

2016年12月11日 14:18 来源:羊城晚报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白芍、白芨、白苏是老中医白守城的三个女儿,白守城鳏居多年,用一双“上帝之手”全力照顾女儿成人。然而,成年的女儿们却一心只待老爸“再娶”之后赴美安度晚年,然后谋划着展开各自的率性人生。事与愿违,老爸决定不走了。现实打乱了白芍的计划,这个在爱情路上受过伤的女强人唯有停下脚步,继续等待。

  前晚,电视剧《追婚记》在深圳卫视开播,霍思燕在剧中饰演白芍。“我觉得女强人都是外表看似很强,其实内心总有一个软肋。”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霍思燕说:“白芍的软肋在情感上。因为之前的情伤,让她无法往前多迈一步。后来遇到王阳明演的陆六安,她再喜欢,也免不了跟前任作比较。这是很多剩女遇到的问题——忘不掉过去,就不能重新开始。”

  这部剧在北京拍了90多天,去年8月一直拍到11月。其间,霍思燕只休息了一天,却还是用来跟编剧研究剧情。平时她拍完戏收工,丈夫杜江喜欢接她回家,因为路上塞车要花3个小时,杜江就是为了可以趁机跟老婆聊会儿天。而霍思燕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工作起来必须全身心投入,让她唯一有些放不下的,是儿子嗯哼:“我特别不能忍受和他离别。”

  关于爱情

  我也曾经认不清自己

  霍思燕说自己属于“分享型”人格,总想在剧里表达自己对于爱情和生活的理解:“我喜欢白芍这个角色,她看似很明白,果敢又机智,长姐如母嘛,但其实内心特别没有安全感。其实,每个女人都有这么一个阶段,感觉认不清自己。”霍思燕大方承认自己也有过在爱情路上碰壁的经历,所以她特别能理解白芍:“她爱这个男人,但也很害怕。她爱他阳光自由的个性,但她又害怕爱上这么一个自己抓不住的人。”

  霍思燕说,她现在很喜欢跟朋友聊天,分享情感上的问题。拍完《追婚记》,霍思燕和同剧的陶慧也成了闺蜜:“我真的像她姐姐那样,偶尔会相约吃饭,聊一聊工作和感情状况。我也会给她一些建议,显得我好像谈恋爱经验很丰富一样,其实我没有,我只是已婚了,可以算是过来人。”说起来,霍思燕的感情经历也颇有戏剧性。五年前,在经历了与“富二代”杨溢那段风波四起的恋情后,霍思燕遇到了比她小4岁的杜江。虽然一路被指指点点,但两人最终修成正果,结婚、生子,十分圆满。

  而霍思燕并不认为自己是人生赢家:“谈不上,只是一段时间吧,人生还长呢!”不过,她对这段感情很有信心,自言找到了最幸福的状态:“我和杜江在一起后学会了细心、体贴和调皮,我以前也不觉得自己调皮,是他激发了我。”采访过程中,霍思燕一直在嘀咕着“说好不秀恩爱的”,但还是忍不住说,“我能和杜江结婚,就像瞬间被天上掉下的什么饼砸到了,生活就像换了一种模式。”连霍思燕的助理也对杜江赞不绝口:“杜老师真是个好丈夫,雾霾天陪着一起拍戏,拍大夜戏的时候还过来送汤,凌晨两点多,在郊区……”霍思燕害羞地捂住了脸,却难掩幸福。

  关于孩子

  我特别忍受不了分离

  2013年中秋节,霍思燕在医院剖腹产下嗯哼,从此迎来了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现在的她喜欢在微博秀儿子,聊天的时候三句话不离儿子。她说目前正在给嗯哼找幼儿园:“现在他3岁多,我想让他4岁再上幼儿园。我害怕分离,想起要送他上幼儿园我就会哭。”霍思燕说,现在每当问儿子“想不想上幼儿园”,嗯哼就会回答:“不,我永远要和妈妈在一起。”那是因为她老是搂着儿子说,妈妈不想和你分开,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嗯哼就学了她说的话。霍思燕也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地溺爱孩子,所以一直在学习和反省:“我母亲去世得早,没人教我怎么带孩子,我只有看育儿书学习。一本德国的育儿书里说,男孩子晚一点上幼儿园能让他更好地领悟人生。我也觉得如果现在把他放到幼儿园,两个老师带二三十个孩子,会顾及不到他的内心需求。”当然,霍思燕也希望让嗯哼多接触社会,所以给他报了早教课程,比如游泳班、绘画班,嗯哼也在逐渐成长。霍思燕夸儿子越来越可爱幽默:“我会问,嗯哼,你觉得妈妈长得漂亮吗?他说,妈妈你是最好的美人……”说着,霍思燕笑得前仰后合。

  自从有了孩子,霍思燕夫妻俩的工作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影响。霍思燕说:“这三年,我们夫妇俩如果同时工作的话就接拍同一部戏,其间就把儿子带着。上一部戏是《北京遇上西雅图》电视剧版,我俩演男女主角,在加拿大拍了45天、在北京拍了45天,我们就把嗯哼带到了温哥华。最近,我们拍了一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也是一家人在一起。”如果两人遇到撞档期的情况,其中一个就要作出“牺牲”,比如最近杜江在横店拍一部谍战戏,霍思燕就在家带孩子。而她拍《追婚记》的时候,杜江就停工照顾孩子,有空会带着嗯哼去片场探班,据说他有一次探班还顺便客串了一场戏。

  等儿子明年上幼儿园后,霍思燕准备多接拍一些戏:“儿子一点点大了,我也要去干自己爱干的事情。我也不想嗯哼长大了会觉得,我妈就是个成天在家待着的人,没什么魅力,只会给他烧饭……”趁着还有半年时间,霍思燕现在就利用一切机会跟嗯哼相处。之前拍完电视剧版《北京遇上西雅图》后,一家人在美国玩了一个多月。“虽然嗯哼这么小也不知道什么,但他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经历,一定会对他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这种影响对我和杜江也是一样的。”霍思燕觉得很值得:“带着嗯哼当然累,去迪士尼排队排死我了,脸都晒脱皮了,但是一家人在一起经历的东西,到老了都是回忆。”

  关于工作

  我达到了最好的状态

  自1998年凭借《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为观众所认识,霍思燕的演艺事业一路顺风顺水,《少年天子》、《欢天喜地七仙女》、《最后的格格》等剧一度让她成为“古装美女”的代称。2006年,霍思燕出演电影《我要成名》,并入围第2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奖,之后的《父亲》、《二次曝光》、《王的盛宴》等影片让霍思燕成功转型。而结婚生子后,她拍得更多的是都市爱情剧,其中《青年医生》、《草帽警察》、《再见,老婆大人》以及还未播出的《北京遇上西雅图》都是她和杜江夫妻档出演。

  年过三十,已为人母,霍思燕觉得自己到了影视创作的黄金年龄:“像《芈月传》这种女人戏,我觉得自己现在是可以担当的。我有经验,也有热情,现在达到了一个最好的状态。”她对驾轻就熟的“辣妈”角色却不太感兴趣:“我天天都是辣妈,再去演就没多大意思了。”她又笑称自己演不了反派:“我演反派会很傻,装腔作势。我喜欢专业性强的角色,比如职业剧。”但如果工作和家庭发生冲突,霍思燕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家庭:“一个演员必须要好好生活,才能好好演戏,才能演好戏。这也是我和老公达成的共识。所以,我到该结婚的时候结婚,该养育孩子的时候养育孩子,并不藏着掖着。”

  霍思燕和杜江都特别珍惜合作的机会。霍思燕说:“我们一起拍戏的时候,能够做彼此的眼睛,很多东西不用直说就能懂。生活中,我们也越来越有默契,就是平平淡淡、安安静静地生活,不用刻意就很好。”去年拍《追婚记》的时候,杜江总喜欢去接她收工。霍思燕说:“这戏是在北京拍的,有时候路上堵车,要3个小时才到家。每天除了拍戏就是在路上,我到家已经困得不行了。我老公接我就是为了跟我聊会儿天,但通常他来接我,我一路都在跟他讲我们这个戏,该怎么演好……”这是去年秋天,无数个夜晚,在北京天气渐冷的马路上,杜江开着车,霍思燕就坐在副驾驶座上对着他不停地唠叨……

 


霍思燕分享对爱情理解:我也有认不清自己的时候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