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农业回归下的农夫市集:冷热不均陷发展瓶颈

养生农业回归下的农夫市集:冷热不均陷发展瓶颈

2016年12月03日 19:5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养生农业回归下的农夫市集:冷热不均陷发展瓶颈
农夫市集议事会 奚金燕 摄
农夫市集议事会 奚金燕 摄
农夫市集议事会 奚金燕 摄

  丽水12月3日电(记者 邵燕飞 奚金燕 实习生 陈洁)随着食品安全关注度的提升,专门提供有机农产品的农夫市集应运而生,但却面临着“冷热不均”的尴尬现状,经历着市场洗礼的农夫市集组织者也在不断寻找新的模式寻求突围。3日,在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举办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大会期间,来自北京、上海、福建等地的农夫市集组织者汇聚一堂,面对面交流探索过程中的得与失。

  中国农业文明源远流长,小农经济下自发的农业集市长期存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农产品批发市场和超市连锁如星火燎原,覆盖了大部分的城乡,农民集市逐渐淡去。

  然而随着食品安全事件的频发,2010年,一种全新概念的“农夫市集”逐渐兴起,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共有20多家农夫市集。区别于农民集市,农夫市集是一个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户与消费者直接沟通交流的平台,它着重于小农户的直接销售,为更多的低收入消费者提供有机产品。

  在来自河南的农夫市集组织者梅红伟看来,农夫市集是时代发展倒逼的产物,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表达,“深深扎根土地的农人,把新鲜的食物呈献给城市消费者,呈现出一种无隔阂的沟通。”

  正因为如此,农夫市集在诞生之初就被寄予厚望。然而经过了五年的发展,农夫市集却陷入了“冷热不均”的尴尬现状。

  来自西安的农夫市集组织者姚运红坦言,从市集组织之初到现在只偶尔办了一些小的专场,但前期投入成本已经达到了百万,目前正面临着严峻的生存难题,“市集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还有运营成本,如何生存运作下去,可持续地活下去,是我们碰到的最大难题。”

  与姚运红的境遇不同,来自大连的农夫市集组织者蔡殿双表示,从今年6月份发起到现在已经举办了22期活动,感觉像是“一上来就刹不住车。”然而看似美好的背后,蔡殿双依然有着自己的担忧。

  蔡殿双坦言,在农夫市集里,有大规模的有机农场,也有小型的小农家庭,不同的生产者对于市集的期望不一样,“有机农场就担心一些产品的价格会对自己造成冲击,导致会员家庭的流失,所以都在逃避农夫市集。”

  因此他认为,如何平衡不同的生产者和阶层的利益,在同一个市集得到保护,是值得探讨的问题,“这是需要我们直面的问题。做有机农业不能只靠情怀,长期做下去要兼具革命的理想主义精神和现实主义精神。”

  除了生存难题,农夫市集的产品问题也是组织者关注的重点。谈及此,来自合肥的农夫市集组织者周波显得很困惑,“有些产品好是好,但站在政府角度,这些产品都是三无产品。”来自上海的农夫市集组织者易晓武也有相同的苦恼,“农产品如果稍微一加工,就需要QS认证,就像我们之前卖的大米,就曾被人举报。”针对这种情况,他建议,政府应对非标食品进行特别管理。

  经过一个小时的热烈探讨,最终,组织者达成了一致共识:虽然前路有很多困难,但依然要秉持初心,继续往前走。正如蔡殿双所言,“美好的东西都是大家期待的,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得到的,需要我们总结、反思、调整,寻找新的方向。”

  据悉,本次中国社会生态农业大会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主办,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政府等承办。(完)

 


养生农业回归下的农夫市集:冷热不均陷发展瓶颈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