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价权更多交给市场 价格“放开”不等于“不管”

2017年02月20日 15:15 来源:央广网
分享

  原标题:把定价权更多交给市场 但价格“放开”不等于“不管”

  央广网北京2月20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今年,各项改革进入了攻坚阶段。其中,价格机制的改革也在加速推进中。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北京市、江苏省、湖北省、云南省、浙江省、安徽省、河北省、吉林省、山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等多地出台了价格机制改革实施意见。此外,海南省正式印发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对价格机制改革所涉及的重点领域,建立健全政府定价制度,加强市场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等给予规定。

  可以说,我国的价格机制改革正式进入“攻坚年”,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年。其中,最核心的一项任务就是基本放开竞争性领域和环节的价格。目前我国价格体系出现很多矛盾和问题,早在去年年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指出,结构性问题就是价格性问题,结构改革也是价格改革,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要的内容是消化价格扭曲。这也是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切实加强需求侧管理的重要支撑。

  涉及电力、医疗、交通运输、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农产品方面的价格改革难度较大。这些领域仍受较多政府行政干预,市场准入门槛也较高,改革相对滞后,仍面临深层次、结构性矛盾。但放开这些领域的价格有利于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以及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 

  把定价权更多交给市场,但价格“放开”不等于“不管”。经济学家刘胜军对此进行了分析和解读。

  刘胜军:“价格的改革对于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具有根本性意义。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句话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那么究竟怎样发挥决定性作用?经济学原理上就是要价格能灵活调节,价格变化会引起供给侧需求的变化,最终让市场达到均衡。我国现在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现在大家讨论最多的产能过剩问题,从根本上讲,是因为很多领域价格没有完全放开,这个价格信号不能正常传递出合理的信息,必然会导致现在的产能过剩或整个企业债务过多等一系列问题,我认为都和价格信号政策相关。

  到目前为止,价格改革进展还是很大的,比如大部分相对价格是放开的,同时像金融领域,其利率、资金价格已经放开了,但现在到了最后攻坚阶段,剩下都是较难的。比如汇率的价格、IPO的价格等还存在一定管制。另外,对于很多行业而言,特别是资源和能源性行业,这一类的价格管制还是较多的。为什么这些领域存在多重管制没有放开?其中第一个顾虑是担心风险,这个价格的放开是否会引起大的波动、影响人们的生活、引起金融或各方面的经济不确定性。第二个顾虑就是国有企业长期以来占据主导地位,再加上国有企业机制改革不到位所导致的竞争不充分。若一个领域有大量民营资本进入,其竞争激烈到一定程度后,价格的放开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所以说价格放开的背后,本质上还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

  具体怎么改有以下几点:第一点,政府对电力、石油这些重要的价格其实可以放开,不要去管,让市场的供给来决定价格,但政府要注意做好反垄断与价格调控,这是政府作为监管者的一个最重要职责。第二点,很多领域的价格,特别是石油价格,实际上现在完全可以与国际接轨,因为现在中国外贸投资各方面对外依存度是非常大的。所以在这些领域,其价格与国际市场的接轨实际上有利于减少价格信号的扭曲。第三点,观念上,特别是政府部门要做到两点:一是算大账,要综合考虑,而不是只看某企业甚至某行业短期的损失。二是不要低估企业的适应能力。我们很多时候不愿放开,怕企业适应不了,然后去保护企业。我们要相信如果价格放开了,这些企业一定会去适应市场变化,比如大家都知道当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最大的顾虑就是怕承受不了竞争压力。事实上竞争让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变得更加强大。所以说如果我们能够下决心真正放开竞争性领域环节的价格,这些国有企业也好,民营企业也好,只会在竞争中变得更加强大,市场效率能够更快提高,我觉得这是最需要意识到的问题。如果能有这样的决心,价格的改革在深水区就能够取得大的突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