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景区如何监管?法国不为经济利益牺牲文化遗产

国外景区如何监管?法国不为经济利益牺牲文化遗产

2016年12月09日 14:45 来源:央广网
 

  107家A级景区被摘牌 国外景区如何有效监管

  央广网北京12月9日消息(记者王楷)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景区还是那个景区,4A的招牌却不见了踪影。近日国家旅游局公布,包括55家4A级景区在内的全国107家A级景区被摘牌。这让不少旅游业界人士惊呼:最严格的景区“整肃风”来了!

  2015年10月,山海关景区5A级资质被取消成为首例,随之而来的是今年国家旅游局公布多家5A景区被摘牌或受到严重警告的消息。如今,更多的4A级景区由于不达标被集体“下架”。这些景区究竟触犯了哪些红线?景区集体被摘牌,威力究竟有多大?

  4A级景区是此次整治工作的“大头”。国家旅游局通报,截至目前,全国共有367家4A级及以下景区受到取消等级、降低等级、严重警告、警告、通报批评等处理,其中包括55家4A级景区在内的107家A级景区被摘牌。这些景区都存在哪些问题?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司长彭德成指出,一是管理不到位,包括景区厕所革命滞后、市场秩序不好,安全隐患突出;二是设施不到位,主要包括景区停车建设滞后,景区标识游览系统不到位,垃圾场处置设施等环卫设施不健全等;三是服务不到位,包括景区的医疗、急救功能弱化,导游讲解服务欠缺,残疾人服务不到位;四是景区对资源环境保护不力,对文物保护没有达到应有水平。

  从地域来看,东北地区治理整顿力度最大。继10月份吉林省率取消4家不合格4A级景区资质之后,黑龙江和辽宁又有8家4A级景区被摘牌。彭德成用“前所未有”来形容此次全国旅游系统对景区整治的力工作力度。国家旅游局在这次复核工作中明确表示,4A景区的整治工作将于该地区的5A级创建申报工作直接挂钩。对4A景区整治不力的将暂缓这个省份的5A级景区的申报、创建工作,同时要收回4A级景区的评级权限。

  摘牌之后还有没有复牌的机会?实际上,摘牌不是一棍子打死,只要整改得当就能够复牌。目前,各地旅游管理部门已经明确要求被处理景区限期整改,对于被取消及降低等级的景区,整改完成后,必须按照有关程序重新申报创建相应等级的A级景区。目前国家旅游局正在协同相关部门,酝酿推出新修订的《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和新国标。新的管理办法将对景区出现何种问题加以何种处罚等做出详细而明确的规定,使A级景区复核监管工作更加规范,有据可查,有理可依。

  在旅游行政管理措施中,取消A级资质是最严重的手段,其次是严重警告、警告。景区一旦被摘牌,出于利益考量必然积极整改,否则不可能复牌,但要让景区的旅游乱象彻底改观,需要旅游、物价、工商、公安等部门密切合作,仅靠景区自身,或者仅靠旅游监管部门,难以荡涤旅游乱象。

  景区规范涉及方方面面。在国外,各类景区如何实现有效监管?良好的景区服务如何规范?

  先来看看日本。《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旅游景区宰客、旅行产品名不副实、导游收受回扣等乱象在日本并不多见,因为法律规范和行业协会监管等多管齐下措施,日本的旅游区发展主要靠景区产业链与地方政府的扶持,一些景区除了保持原有的风格,注重创造独特文化特色,比如东京附近的箱根温泉景区,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在景区内修建日本第一个露天郊外美术馆——雕刻森林美术馆,现已经成为日本著名观光地,带动了整个箱根地区的旅游发展。日本主要依靠旅游业法和行业协会自主规定对旅游业进行管理。今年到日本旅游的外国人已经突破2000万,日本的目标是2020年,外国游客达到4000万人,2030年达到6000万人,成为观光先进国。游客大量增加,接待能力不足随之显现,到2020年住宿将出现20%的不足。导游在日本需要持证上岗,导游考试颇具难度,导游不足现已非常明显。很多无资格的人也从事着导游工作导致工作质量不高,甚至出现欺骗顾客的现象。由于外语导游很难快速补充,对于无证经营导游,日本采取有投诉会坚决制裁,没问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

  再来看法国。作为一个旅游大国,法国政府十分重视旅游政策和措施的制定。法国华人魏伟琼表示,法国政府尤其重视对历史古迹的保护,从法律层面全方位规定了对此类旅游景点的开发运营。法国旅游景点的发展与管理从始至终都有法律护航,在1840年就颁布了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文物保护方面的法律,1913年的《历史古迹法》更是成为法国文化历史遗产保护法律制定的依据和标杆,此法规定国家可以在不经资产拥有者同意的情况下,将该资产列为历史遗产或文物进行保护,同时建立紧急保护机制,尚未列入遗产保护名录的历史古迹可以得到国家的保护。在这部法律基础上,法国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作为补充,明确历史文物的保护范围,不局限于一栋楼或一座城堡,包括周边500米半径内的环境。法国政府鼓励历史古迹向公众开放发挥其最大的社会效益,让民众在进一步了解国家文化遗产的同时,更多参与到文化遗产的保护当中。每年9月份第三个周末,是文化遗产公众开放日,全国所有的历史古迹都开门迎客,即使平日里不对外开放的场所比如政府机构、银行、甚至私人住宅在这两天民众都可以一睹芳容。

  不仅是对一大片历史遗迹的保护极为重视,法国还对城市中的历史遗迹作出了特别的保护规定。

  魏伟琼指出,在1962年法国又推出了《马尔罗法》,使得遗产保护的对象首次扩大到城市的整个街区,规定一个历史街区不仅要保护其外立面还要更新室内,修复的时候必须和街区特有风格保持一致。法律详细规定涉及居民安置补偿等方面问题,法国政府及其重视旅游资源的开发和保护,由国家主导从资金政策税收等方面给予大力的支持,在景区景点的规划和管理上,不会为经济利益而牺牲珍贵的文化遗产。相反通过发展旅游挖掘文化内涵,使其更好服务于社会公众。

  不过光有法律也不够。法律如果不能够有效执行,没有办法达到预期效果。比如,目前俄罗斯旅游业就面临有法却执行不到位的问题。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表示,受金融危机影响,近几年俄罗斯旅游市场增长缓慢,与景区价格上涨以及景区服务质量欠缺脱不了干系。

  首先地方政府对景区发展常年忽视,俄罗斯地域面积广阔,人口分布极不平衡,很多地方政府认识不到旅游业资源禀赋的可利用价值所在。比如自然资源丰富的边疆区,固有的观念是第一产业最为重要,许久以来只关注种植业的发展,对大高加索景区的森林旅游资源,重视程度和开发程度远远不能满足旅游业的发展。其次景区门票过低和配套产业严重不足,俄罗斯一方面景点运营主要依靠政府财政补贴,另一方面政府希望所有公民都拥有受教育和休闲的机会,在制定景点票价时并不以盈利为出发点,与门票收入相比,俄罗斯更注重发挥景点的教育功能和社会效益,以及对旅游业的整体影响。1996年政府通过俄罗斯联邦旅游活动基本法,意在聚集俄罗斯海关,财政交通等各个行政部门,共同协助旅游部门一起发展。振兴俄罗斯旅游产业,虽然顶层设计意图良好,但是在施行的过程中,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不够,景区路线规划和公共交通投入,一拖再拖,景区周边宾馆住宿严重不足,甚至曾经连联邦政府审批的十年旅游发展计划都没有实现。

  张舜衡还说,对于俄罗斯旅游现状而言,跟不上时代的管理模式,也拖了景区发展的后腿。俄罗斯景区管理层还没有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适应过来,很多景区宣传更适应不了高科技、新时代的发展,景区和游客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旅游服务质量也没有顺应市场需要而改变,由于缺少了苏联时期国家的全面补贴,财务更是常年亏损,行政化造成了管理成本,消耗了为数不多的财政拨款,公关费用过高的同时又大大降低了监管的效果,目前来看俄罗斯政府在景区发展的引导性和控制性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外景区如何监管?法国不为经济利益牺牲文化遗产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