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为何在香港如此吃香?

公务员为何在香港如此吃香?

2016年12月08日 11:5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近日,一年一度的内地“国考”盛事在如火如荼的角逐后落下帷幕,报考人数再次打破历史纪录。以实际招考比例来看,与内地的“考公热”有得一拼。2015至2016年度,香港特区政府总计公开招聘约1.2万名公务员,所涉及的招聘工作共接获78万余份申请,平均每个公务员职位收到65个符合资格的申请;2016年政府招聘40名最受大学生群体青睐的政务主任,共收到近2万份申请,录取比率达1∶475,创回归以来的新高。

  “政府工”为何在香港如此吃香?作为奉行“一国两制”的特别行政区,香港在招考公务员时又有什么特殊要求?记者走近香港公务员队伍,一探“铁饭碗”的魅力。

  考取容易入职难

  “公开招聘、公平竞争”,“政府工”的聘任原则简单明确。一般政府部门,只需参加由政府举办的免费综合招聘考试及基本法测试即可。根据公务员事务局的记录,综合招聘考试及基本法测试于每年夏、冬两季举行3场(其中1场在境外7座城市进行),所有持大学学位或正就读大四或持有其他符合申请职位所需专业资格的香港居民均可报考,年龄不限,报考次数不限,成绩永久有效。

  综合招聘考试包括3张各为45分钟的选择题试卷,分别为中文、英文和能力倾向测试。基本法测试则评核考生对“一国两制”及《基本法》知识的掌握程度,全卷共有15道选择题,需在20分钟内完成。在机电工程署任职能源效益工程师的陈尚存的考试体会是“简单、易考”。如在中文试卷中,会考核简繁字体的辨识、关联词选择、阅读理解等;能力倾向测试则包括逻辑推理、纠错及图表题等。他笑说,对于有一定教育经历和生活常识的人来说,这些题目都不在话下。

  考试简单,但入职不易。陈尚存形容“敲门容易进门难”,当应征者收到面试通知后,才是真正挑战的开始。以政务主任为例,该职位被视为进入政府决策部门的第一步,虽是初级职衔,日后却很可能升至政府决策局及部门的重要岗位。有鉴于此,该职位的筛选尤其严格,面试会同时以中文(粤语)及英文进行,竞争之激烈如同“生死闯关”。首轮面试有2至3位面试官,每名考生需就一个题目进行3分钟演讲,然后面试官就演讲内容提出问题,过程约20分钟。第二轮面试包括长达3小时的小组讨论,评核考生对时事的掌握,及如何站在领导的角度思考问题,模拟考生在面对议员或传媒提出尖锐问题时的应对。最后一轮为个人面试,由考生单独接受5位面试官的提问,时长约20分钟。有曾做过政务主任的公务员表示,这些面试的设计可让政府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合适的人选。

  “高薪养廉”定军心

  曾有学者表示,香港公务员是仅次于律师、医生和企业高管的薪金待遇最优越的职业,而且他们既不像律师、医生般需要专业教育经历,又不如企业高管那样压力巨大,收入随业绩波动。

  香港公务员的工资到底有多高?以刚毕业的大学生入职为例,政务主任起薪为每月49445元(港币,下同),二级行政主任为每月28040元;如考取纪律部队,督察起薪为每月40880元,警员则为每月22410元。而大学毕业生如果投身其他非专业性工作,一般起薪约为每月14000元。所有公务员职位都必须严格按照其所在薪级表的相应薪点发放工资。一般来说,如果公务员的工作表现合格,每年都能涨一个点,直到顶薪点为止。

  要将“高薪养廉”执行到底,各种福利也是有力“推手”。首先是优越的住房补贴。政府每年提供一定数量的低租金公屋给低级公务员居住,年资稍长或资历较老的高级公务员则可享受约等于月薪1/3的住房补贴,部分更可在购房时享受为期10年、相当于月薪50%的购房津贴。其次是医疗及牙科保障。一般来说,公务员及其家属可免费享用公立医院所提供的医疗及牙科诊治服务,有重大疾病时只需支付住院费,并且在门诊看病时可使用优先通道。除此之外,香港公务员还可享有年假至少14或18天,至于其他病假、分娩假、进修假等均可在准许的条件下享有;如果一路做到首长级别的公务员,更可每年获得度假旅费7万元、年假22或26天。

  在陈尚存看来,这些高薪和高福利政策有效地避免了公务员队伍内的贪污腐败,只要循规蹈矩,就能享受其他人难有的优厚待遇。

  福利优厚挤破头

  曾经的香港公务员,是全香港唯一拥有退休金的“长俸制”职业,他们除了可在退休时一次性领取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退休金外,还能每月领取相当于原工资60%以上的“退休月薪”。但自从2000年香港全面推行强制性公积金制度(一种养老金制度)后,长俸制成为历史。

  陈尚存向记者解释说,2000年以后入职的公务员必须根据《强积金条例》在65岁时一次性,或分期领取与其职位、年资相当的退休金,或以“永久离港”等理由提早领取,除了这笔退休金外,不再有额外补贴。

  有调查计算显示,如果一名公务员25岁入职,65岁退休,则退休时可领取的退休金数额相当于他最后月薪的100倍,是同等工龄普通行业劳动者的2至3倍。陈尚存坦言,“各种福利虽然有所削减,但仍然比私人市场好一大截”,而这正是大批年轻人为“政府工”挤破头的主因。

  除去财政、社会地位或政治抱负等因素,也有为数不少的“新晋”公务员满怀对仕途的憧憬进入体制。记者的一位大学学姐刚毕业就考做税务局助理评税主任,闲聊时她说起,如果日后有能力有机会,在政府中历练30年成长为司局长等高官也并非不可能。

  既有稳定丰厚的薪金福利,又有施展抱负的良机美愿,也许这就是香港“政府工”的最大魅力。(陈 然)

 


公务员为何在香港如此吃香?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