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电缆追踪:奥凯曾中标多个铁路项目多为“中铁系”

问题电缆追踪:奥凯曾中标多个铁路项目多为“中铁系”

2017年03月24日 02:31 来源:新京报
 

问题电缆追踪:奥凯曾中标多个铁路项目多为“中铁系”
    3月23日,王志伟老家。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摄

  西安地铁事件持续发酵,陕西奥凯中标的项目从地铁到高铁,问题电缆牵扯到的城市,也已经从西安波及到了合肥、成都等地。

  新京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奥凯电缆曾中标多个高铁项目,其中尤以中铁系公司为主。铁路项目包括宝兰客专、渝黔铁路、宁西二线、虎丰铁路等铁路项目部供货方,截至目前,上述涉事铁路项目部还未有对外官方说明。

  问题电缆从地铁波及铁路

  自3月20日西安通报地铁三号线所用奥凯电缆抽检样品均不合格,问题电缆事件已经从地铁波及高铁。

  在中国采招网上,新京报记者也找到了奥凯电缆的投标信息。一份2016年1月5日的《新建宝鸡至兰州客运专线四电及客服系统集成电力电气化工程物资招标采购评标结果公示》显示,奥凯公司在DL-01低压电力电缆、DL-02低压电力电缆项目上均排名第一,成为中标候选人。该项目的招标单位为中铁电气化局联合体宝兰客专(陕西段)四电项目部和中铁电气化局集团西安电化公司宝兰客专四电(甘肃段)项目部。

  3月22日,新京报联系了该魏姓招标公示联系人,该人士听闻记者欲了解奥凯电缆中标信息后,便表示不清楚情况,挂断了电话。

  另一份于2016年6月3日公布的《中铁武汉电气化局西安分公司兰新客专新增沿线警务区工程自购物资邀请招标评标结果公示》显示,奥凯公司同样以第一名成为中标候选人,中标价格为40.85万元。该项目招标单位为中铁武汉电气化局西安分公司电气化公司。

  据华商报曝光的采销名单上,奥凯涉及的铁路项目部采购笔数不止一笔,时间显示从2016年到2017年,每笔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其中采购最大的项目是渝黔铁路的两个项目部,累计采购金额上百万。

  2017年1月12日,在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南同蒲铁路侯马至风陵渡段(电气化改造工程项目经理部变电专业物资)公开招标公示中,奥凯电缆也被选为候选人。3月22日,新京报联系到该招标公示联系人,对方称奥凯电缆此后未中标,但至于具体原因,不愿多说。

  3月23日,新京报记者分别联系铁路总公司、中国铁建。铁路总公司方面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中国铁建宣传部人士则表示,中国铁建已经做出了承诺,不再与奥凯电缆签订合同,关于中国铁建后续处理奥凯电缆产品的信息,需和基层项目部了解,其不掌握相关信息。

  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中国电建,工作人员表示,经其了解,中国电建是作为成都地铁项目的总承包商之一,承包了某个标段的项目,采购奥凯电缆的产品,并不是经过中国电建的招投标程序,而是项目方成都地铁指定奥凯电缆的产品,中国电建才使用。

  此外,据澎湃新闻昨日报道,2013年11月6日,北京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与陕西奥凯电缆公司,就北京地铁7号线“低烟无卤阻燃耐火电缆风水电标采购项目”,签订了价款10184524元的合同,合同编号为“地铁7号线设备字第2013-B058号”。23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求证相关方面,暂未获回复。

  另据公开信息,西安地铁3号线“问题电缆”事件发生后,合肥市轨道交通公司经过两轮排查,3月22日正式向外发布:1号线确有部分电缆为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供货,但产品到货后的检测结果为合格。目前,合肥市轨道交通公司已经对奥凯公司电缆产品再次进行检测,结果预计3月28日可以公布。

  陕西质监局:抽检的产品不一定用到工地上

  3月中旬,陕西奥凯电缆在西安地铁上使用“问题产品”被网站曝光。3月20日,西安市政府公布了西安地铁3号线电缆检测结果,在西安地铁3号线石家街、香湖湾、保税区三个站点随机取样的由陕西奥凯公司生产的5份电缆样品,经过检测均为不合格产品。

  而在去年10月,陕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官网发布公告显示,陕西质监局抽检的奥凯电缆于当年5月生产的“铜芯交联聚乙烯绝缘聚氯乙烯护套电力电缆”为合格产品。

  对此,陕西省质监局3月23日书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采访,称“在生产企业抽查产品与地铁工地使用产品没有对应关系,具体请询问地铁使用方”。

  对于记者“省局对奥凯公司产品共抽查几次,结果如何?为何供应地铁产品省局未检出?”的提问,陕西质监局回复称“生产领域检验、流通领域买卖交易、工地使用没有对应关系,抽检的产品不一定用到工地上”。

  奥凯电缆产品在陕西省质监局的抽查中未被检验出问题,但奥凯电缆工商信息显示,在2012年成立至今,奥凯电缆多次被西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行政处罚,包括销售伪造产品质量证明的电力电缆、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力电缆两项事由。

  ■ 人物

  王志伟个人履历与家人表述不符

  初中学历,无电缆技术背景;其妻刘秀芬无电缆行业从业经历

  3月23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王志伟户籍所在的河北省河间市故仙镇王王士由村。多年来,河间以电缆产业知名,从城区到周边的村庄,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线缆生意。

  王王士由村也不例外。据村民介绍,此地青年人多在当地学成电缆技术后外出打工,也有人选择留在“家门口”的电缆企业工作。不过,对于王志伟的打拼和发家经历,村里人乃至其亲属都并不了解。

  “我不相信我弟会干坑蒙拐骗的事。”在王志伟家的院子里,王志伟的二哥对新京报记者说。

  据其二哥称,王志伟毫无背景,早年曾跟随自己在当地的两家大型电缆企业做销售,替企业卖电缆。大约2003年以后,王志伟与邻村同为农民家庭出身的妻子刘秀芬一起离开当地,前往陕西打工。“应该还是做销售。”他告诉记者,离开家之后,弟弟除了每年春节的团圆饭之外,很少与家里联系。

  2012年,陕西奥凯电缆公司建成。至于投资建厂的初始资金的来路,包括其二哥在内的兄弟姐妹们都不清楚。

  根据王志伟家人和邻里的描述,记者发现王志伟真实的履历与其公开简历中的信息有一定出入。

  根据其家人的说法,王志伟初中毕业后不再读书,进入电缆行业从事销售,没有技术背景;而其妻子刘秀芬则毫无电缆行业的从业经历。

  据此前媒体报道中,王志伟及其妻子的简历显示,王志伟学历信息显示为“工商管理硕士”、高中毕业后进入河北知名电缆企业新华电缆当工人,热心“电缆的工艺研究、生产流程的改进”,后被公司委派到陕西从事电缆销售。其妻子也出自新华电缆。

  23日下午,河北新华电缆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王志伟确曾在新华电缆工作过两年时间,但并非技术人员,更没有听说过委派其去陕西等情节。而其妻子刘秀芬则从来不是新华电缆的员工。

  公开可查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王志伟和其妻子刘秀芬分列公司第一二大股东。除了他们两人之外,一位名叫“高菲”的人士也拥有相当比例的持股。23日,王志伟老家的亲朋告诉记者,高菲是王志伟姐姐的女儿、即王志伟的外甥女,并非此前网络传言的王志伟妻子刘秀芬的外甥女。

  记者发现,在奥凯公司的股权构成中,高菲作为三大股东之一的认缴出资额为704万元,持股4.49%,实际出资为1216万元;在发生在最近的、即2015年12月的一次股权变更后,高菲以1636万元的出资额持有公司10.4337%的股份。

  而在熟识高菲的一些人眼中,她和她的家庭似乎没有这么大的财力。据王志伟老家的亲属和邻里称,据他们了解,到目前为止在奥凯工作的高菲没有买房,大约几个月前,高菲的母亲前往西安,在女儿租住的房屋里照看出生不久的外孙。而高菲的父亲则去陕西奥凯公司的食堂当上了厨师。

  ■ 行业观察

  从业人士称电缆行业的招投标机制十分混乱

  根据工商资料,西安本地有787家电缆公司,3月23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其中5家。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电缆公司的规模不一,大部分都是民营性质的中小型企业。成立于2006年的金环电缆就是这样的“小电缆厂”之一,该公司销售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们以零售为主,这几年电缆生意并不好做,据她所知不少小厂已经停产倒闭,成立于2012年的奥凯电缆能够找上西安地铁这样的“大客户”让她很惊讶。

  而以招投标市场为主要“战场”的奥凯电缆,所面对的竞争对手多是大型电缆公司。

  根据可查询到的奥凯电缆招投标情况,其竞争对手并非仅仅在陕西省,例如在2016年4月中铁集团的一次招标中,与奥凯电缆竞标的对手分别是河北的鑫源线缆和山东的鲁能泰山。

  在西安本地大型电缆公司眼中,奥凯电缆的行业地位属于“中下游”。

  西电集团是西安本地规模最大的电缆生产企业,提起奥凯电缆在西安电缆行业的地位,西电集团销售部人士显得很不屑,“现在陕西省里有不少私人企业和小厂,像奥凯电缆一样‘胡做’,我们也没有办法。奥凯电缆出事后,行业内都在对电缆质量进行排查,连五年前铺设的电缆都要检查。”

  一位不愿具名的西安本地电缆从业者则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目前电缆行业的招投标机制十分混乱,许多竞标不存在统一标准,一些招标被中间商层层转包,出于利润差问题,约八成中间商会采用最低价中标的标准,所以不少企业的战术是先以低价“抢先占位”,中标之后再考虑利润。有时中标价格甚至低于成本价,企业就考虑通过设计院的调整,把标的金额做高,若做不高,就放弃中标资格,但有没有企业存在像奥凯电缆这样“以次充好”的,他并不清楚。

  在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中,多数西安本地电缆公司对奥凯电缆事件避而不谈,对于电缆行业招标中存在问题也选择沉默。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张泉薇 罗亦丹

 


问题电缆追踪:奥凯曾中标多个铁路项目多为“中铁系”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