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涉毒家庭留守儿童生活状况调查:心理多有隐患

2017年02月20日 08:13 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

  调查动机

  留守儿童不是什么新问题,在社会各方的关注下,留守儿童的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然而,有一群孩子,他们比一般留守儿童的情况更加特殊——他们的父母或一方或双方因涉毒而离开。这群孩子过得怎么样?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在宁夏进行了深入调查。

  □ 本报记者 申东

  同一片蓝天下,这些孩子显得有些特殊。说他们特殊,是因为他们与已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留守儿童不同,他们的父母不是因为去远方打工而无暇照顾他们,而是因贩毒或吸毒不能陪在他们身边。这些孩子的父母或是双双在监狱服刑,或是一方服刑另一方不得已将孩子留给家人照顾。

  前不久,宁夏回族自治区女子监狱从各监区摸排出25家32名需要帮扶的服刑人员子女。这些孩子的生活状况如何?《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家庭生活困难

  同心县韦州镇,这里曾经是贩毒重灾区,目前依然是禁毒工作重点整治乡镇。

  韦州镇马庄村的马某,因贩毒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还有1年多的余刑就刑满释放。在狱中,马某最放心不下的是她的双胞胎女儿。

  两个孩子现在住在马某的娘家。记者来到这个小院时,看见的是四周破落的院墙,小院连个门都没有,迎面是一间土坯房。马某年迈的父母从小屋里走出来,将记者带进屋里。房间狭小,如果进来七八个人,屋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马某的孩子缩在屋内一角,怯生生的。虽说刚过完春节,但这对姐妹并没有新年的新衣裳。俩姐妹身旁,站着一个比她们稍大一点的男孩,他是马某的儿子。看着孩子,记者拿出了监狱民警录制的视频。在视频里,马某哭着向父母道歉,一遍遍地说:“我再有一年多就回去了,我一定会弥补的。”马某的父母、女儿泣不成声。孩子一句“妈妈,我想你了”,让所有人红了眼眶。

  马某的母亲告诉记者,自马某服刑后,丈夫就与她离婚了,男孩判给了男方,孪生小姐妹因为年纪小就判给了女方。马某的丈夫一直在外打工,男孩交给爷爷、奶奶照顾。去年,奶奶去世后,马某的丈夫硬是将男孩送到这边,一年多也不见交生活费。家里的日常开销就靠流转土地微薄的承包费和老伴在外打零工。老伴今年已65岁了,干不了重活,只能在工地上照看一下,一个月挣1000多元就很不错了。今年,镇上将她家列为扶贫帮扶对象,年前分了6只羊,让在家里搞家庭养殖。

  和扶贫计划一样给人希望的是,一家人盼着还有一年多刑期的马某能早日出狱,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庭。

  家住同心县丁塘镇长乐村的丁丁(化名),今年13岁,刚上初一。这个小男孩看见记者,直接躲在里屋不出来。丁丁7岁时,他的妈妈丁某因运输毒品被判处无期徒刑,最近才减刑为有期徒刑,刑期还剩下21年。

  丁某的父母都年近八旬,老两口带着丁丁住在两间土坯房内,屋内非常简陋,只有几件老旧家具和简单的生活物品。丁某的母亲告诉记者,丁丁的父母离异后,他的爸爸又结了两次婚,都生了孩子,所以把丁丁交给老两口抚养。她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和老伴年事已高,一旦离开人世,还未成年的丁丁谁来照顾?孩子走上社会后,会不会被带坏?

  心理多有隐患

  丁丁的姥爷、姥姥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在短暂的接触中,记者发现,13岁的丁丁心思很重,不愿与人交流,甚至还有些敌意。

  “过来对着镜头给妈妈说几句话好吗?”与记者同行的监狱民警对丁丁说。丁丁却摇头拒绝,径直走进里屋。记者跟着进入里屋,丁丁没有脱鞋,双手抱膝缩在炕的最里头。任凭家里人怎么劝说,丁丁也不愿录视频。

  内向寡言的丁丁让大家有些担忧。宁夏女子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张洁告诉记者,像丁丁这样有心理问题的孩子,也是她们此次走访的目的之一。三八妇女节马上要到了,监狱会邀请丁丁的姥姥、姥爷带着丁丁去参加监狱的活动,届时,她们会请有关心理专家为孩子进行疏导。

  存在心理问题的,并非只有丁丁一个孩子。在下马关镇南关村,记者见到了今年8岁正读小学三年级的小亚楠(化名)。亚楠的妈妈马某某是宁夏女子监狱一监区服刑人员,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刑期刚刚过半的她,日思夜想的都是女儿亚楠那张稚嫩的脸,对孩子的牵挂与愧疚一直折磨着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6年前,马某某和丈夫因贩毒双双入狱,年幼的亚楠不得不由外婆抚养。外婆去年因病去世后,亚楠的姨妈便担负起了照顾她的责任。

  “有啥办法呢?娃娃的父母、叔叔、姑姑都在监狱,爷爷奶奶也去世了。”亚楠的姨妈说,虽然她一直精心照顾孩子,但不能代替妈妈的角色。“尤其是最近,孩子脾气特别烦躁,我一管,孩子就顶嘴说‘你又不是我亲妈,不用你管’。现在孩子还小,到了青春期,孩子就更难管了”。

  记者在采访中从侧面了解到,有一次学校开家长会,班里除了父母外出打工没有开家长会的只有4名同学,都来自涉毒家庭,这让亚楠心里很自卑。

  亟须社会关爱

  针对走访中发现的问题,同心县韦州镇禁毒委负责人杨林表示,在韦州镇,存在类似情况的孩子有100多名,因为没有相关政策和经费,这些孩子无法享受低保,相关部门只能依托困难家庭、孤儿等政策给予一些补贴。

  对此,宁夏困境儿童帮扶协会会长马仙国担忧地说:“对于这些孩子,经济帮助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精神抚慰和心理疏导,防止他们因为缺少爱而走上歪路。”

  对于这些问题,张洁表示,他们将积极联系志愿组织为这些孩子提供爱心辅导、心理疏导、行为矫正等。

  “服刑人员在监狱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子女生活得好不好,子女的境况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改造,我们既管理他们,也要关心他们,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关注、关心、关爱他们的未成年子女,因为这样才能让他们安心积极改造。因此,对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帮扶意义重大。”张洁说,“虽然父母犯了罪,但孩子是无辜的,社会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

  宁夏女子监狱呼吁社会各界,为服刑人员子女提供心理辅导、精神慰藉、物质帮扶、文化助学等。同时,女子监狱根据每个孩子的具体需求,通过宁夏妇联、民政厅以及社会爱心组织寻找社会帮教志愿者,创建稳定的社会支援队伍,与服刑人员子女签订帮扶协议,建立女性服刑人员家中留守困难儿童“大手拉小手”一对一志愿帮扶关系,形成长效帮扶机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