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特朗普与媒体“战争”,中国无需动情

2017年02月27日 06:17 来源:环球时报
分享

  当地时间2017年2月24日,美国华盛顿,白宫新闻发言人斯宾塞周五召开了一次针对有限媒体开放的新闻发布会,《纽约时报》、Buzzfeed新闻、CNN、《洛杉矶时报》、《政客》的记者不允许进入新闻官肖恩·斯派塞在白宫西翼的例行吹风会。斯派塞的幕僚只允许白宫此前确认的指定媒体记者进入。当地时间2017年2月24日,美国华盛顿,白宫新闻发言人斯宾塞周五召开了一次针对有限媒体开放的新闻发布会,《纽约时报》、Buzzfeed新闻、CNN、《洛杉矶时报》、《政客》的记者不允许进入新闻官肖恩·斯派塞在白宫西翼的例行吹风会。斯派塞的幕僚只允许白宫此前确认的指定媒体记者进入。当地时间2017年2月24日,美国华盛顿,白宫新闻发言人斯宾塞周五召开了一次针对有限媒体开放的新闻发布会,《纽约时报》、Buzzfeed新闻、CNN、《洛杉矶时报》、《政客》的记者不允许进入新闻官肖恩·斯派塞在白宫西翼的例行吹风会。斯派塞的幕僚只允许白宫此前确认的指定媒体记者进入。

  特朗普与美国主流媒体的冲突越来越像是一场“战争”了。白宫星期五阻止了纽约时报、CNN、洛杉矶时报、BBC、赫芬顿邮报等有影响力的媒体参加一场媒体吹风会,这被认为是特朗普在惩罚与他作对的媒体,不少人将之定性为“反新闻自由”。

  星期六特朗普又发推特表示,他将不会参加定于4月举行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而总统参加该晚宴已是持续了将近一百年的传统。特朗普指责美国一些主流媒体“撒谎”,双方的对立在升级、固化,如此紧张的关系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究竟是特朗普错了,还是美国那些主流媒体错了,寻找这样的答案似乎不那么容易。

  美国体制给媒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扮演的角色留了相对较大的空间,然而现在媒体发挥作用的机制似乎出了问题,特朗普在任性地使用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媒体在同样任性地对他进行围剿。过去媒体与行政当局既保持距离又默契互动的潜规则显然被打破了。

  不能不说,美国主流媒体在最近一轮总统选举中空前“政党化”了。以往媒体在竞选的关键时刻也会站队,但这一次它们表现得似乎“比民主党还民主党”,时至今日它们有点像美国最激进的“反对派”了。

  特朗普敢于同时收拾多家主流媒体,这恐怕与主流媒体的号召力在互联网时代被严重分散有很大关系。那些媒体竞选时就集体骂他,但没把他骂倒,他反而击败了主流媒体联手颂扬的希拉里。这使得特朗普从骨子里就蔑视这些媒体,他在延续竞选中对媒体的态度。

  然而在美国主流媒体的“主流程度”大打折扣的时候,特朗普搞的那一套同样难以变为“主流”,美国现在的情况对应了一个“乱”字。

  美国政治权威本来就比较分散,特立独行的总统与自封铁肩道义的媒体激烈冲突,使美国进入了一个政治权威尤其衰弱的时代。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久了,美国社会的决策能力就会进一步式微,这显然不是民主的本义。

  那么特朗普与主流媒体谁会打赢这场“战争”呢?在很难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有一点大概是确定的,那就是无论谁赢,这样的体制性内部冲突都会带来强烈冲击,造成美国公众未必有所准备的后果。

  如果特朗普制服了美国“造反的”主流媒体,确实会大大伤及美式“新闻自由”的完整,让美国各种政治要素的传统关系出现失衡。如果媒体真的战胜了特朗普,那将很可能意味着后者下台。总统在没有严重触犯法律的情况下被舆论赶下台,这在美国历史上尚无先例,那将是对今后有意愿发动改革的美国总统一记严重警告。

  特朗普与主流媒体矛盾的基本性质是,他想另搞一套,并且认为自己是伟大的改革者,但是主流媒体使出浑身解数反对他那样干。国际舆论大体同情美国主流媒体,这是因为特朗普在国内外树敌太多,他不讲究策略,而且他把自己深信不疑的美国利益同外界一目了然的他个人的政治自私混在了一起。他搞改革的政治动机被认为可疑,他的执政风格被指很不老练。

  下一步要看谁能争取到更多美国民众的信任了。目前的统计数据对特朗普不利:不仅倾向于相信媒体的人比倾向于相信总统的人多,而且反特朗普最坚决的几家主流媒体连月来都增加了受众。

  不过特朗普执政刚过去一个多月,胜负还远未见出分晓。我们中国人应当做有心的围观者,一方面通过总统与媒体的“战争”进一步了解美国体制,一方面不像美国人那样在二者之间站队。美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整体,它的内部再怎么分裂,其内部力量的关系也不会与中美关系正好对应起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