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上海“文物医院”里的“完美修复师”

2017年03月23日 15: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未经修复的铅贴金阿育王塔 受访者供图

  张珮琛接触文物修复这一行已二十多年。从文物修复“小学徒”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文物医师”,每位文物修复师都需数年艰苦磨练,打实基础。

  二十多年前张珮琛初到上博实习时,文物修复师还是一个“神秘”的职业,坐镇这所“文物医院”的大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先生”。张珮琛师从上海一脉青铜器修复主线传承体系的传承人黄仁生,“刚开始是不能真的接触文物修复的,而是在复制品上进行锻炼,或者做老师的助手。三年左右可以在老师的帮助下修复简单的器物,真正全部独立修复要在五年以上。”

  在张珮琛那张铺满工具的“手术台”上,除了手术刀、外科用镊子、超声波机等“通用工具”,这些年还多了些他亲手制作的“小玩意儿”。“一件工具往往可以跟一个修复师一辈子,”张珮琛端起自己制作的一把工具刀,紫檀木柄上的刀片已经磨去了一厘米多。

  去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向公众展示了中国文物修复师的“稀缺”现状。在张珮琛的办公室里,现共有七位修复师,“资历最深”的年近半百,最小的不到三十岁,他们与上博修复团队的其他八人不仅要修复上博的馆藏文物,还要“医治”江浙地区及海外收藏机构委托的文物残件。巨大的工作量让这些修复师大都患上了颈椎病、咽喉炎等职业病,张珮琛和几个同事坚持运动,以便更好地投入工作。

  “做这一行有一种责任感。”年内即将建成开放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新馆近日送来了一份“文物清单”,“张医师”又要忙起来了。(完)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