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女记者遭家暴致死案细节:被扇耳光被脚踢

2017年03月24日 18:20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分享

  备受关注的内蒙古女记者遭家暴致死案,3月20日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被告人金柱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庭审现场视频首度发布,这场由家暴带来的死亡案件多处细节得以披露。

  庭审现场 主审法官:被告人金柱与阿梅结婚后因酗酒的恶习,多次对阿梅进行家庭暴力,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性大,应予严惩。

  被告人 金柱:我对不起她,我该怎么办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这种结果,自己的孩子,毕竟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是我自己的孩子,我想她。

  家庭看似美满 实则暴力充斥

  他无比想念的妻子,就是在他的重拳之下丧生的。时间倒回到一年前,金柱还是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安监局的一名公务员,阿梅是杭锦旗广电中心的记者。儿子小雅上小学五年级。这个外人看来美满的家庭,却在金柱举起拳头的时候破碎了。

  抹粉底遮伤痕 欲隐瞒遭家暴

  2016年4月6日,也就是案发当天,早上八点,被害人阿梅去了一趟姐姐家。当时姐姐看阿梅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她还敏锐地注意到,妹妹虽然画了淡妆,却没遮住的脸上的伤痕。

  阿梅一开始的解释是前一晚没有休息好,想让姐姐帮忙请假,可姐姐总觉得她在隐瞒什么,一再追问下,阿梅才说出了实情。

  阿梅姐姐:那个家伙(金柱)昨天晚上又闹了,闹了一宿,昨天晚上也打我了。

  因外出吃晚饭遭殴打 儿子受惊吓

  4月5日,也就是事发前一天的晚上,阿梅与同事外出吃饭并商量一个新闻报道选题,之后她打车回到家,看见丈夫金柱早已经等在了门外。

  阿梅父亲:可能是9点不到10点钟左右就把这个事情谈完了,阿梅也知道这家伙(金柱)太迟了不行,赶紧走,打的回去的。没到下来,就拽进他那个私家车里头关上门就打了。

  阿梅父亲:他比较小气,心眼小,阿梅不能跟同学们一起喝酒、一起吃饭,不能跟同事们聚会,就是这样的。

  这一切发生时,两人的儿子小雅正好从睡梦中醒来要上厕所,他听到外面的声音就跑了出去,目睹了爸爸殴打妈妈的一幕。

  事后小雅和姨妈说,当晚在家门口看到车里发生的这一幕有些害怕,只穿着睡衣的他甚至有些发抖,于是跑回了卧室。到半夜十二点多,小雅听到爸爸妈妈进门的声音,随后又发生争吵,但小雅感觉困意袭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隔壁的邻居也听到了阿梅家里不寻常的动静。

  阿梅父亲:那个西边有个邻居,邻居的人说了,到了黑夜三点钟还有他们俩吵架的声音。

  通过家人的讲述,我们了解到阿梅在4月5日的时候就经历了一场严重的家暴,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场家暴再次升级,以至于演变成4月6日阿梅不幸离世的惨剧呢?

  未接儿子放学 家人顿感不祥

  据阿梅的儿子小雅回忆,4月6号上午,他因为爸爸妈妈前一天吵架没有休息好,所以没去上学。当天下午一点多,他被爸爸送到了学校。晚上七点,小雅放学后见父母都没去接他,就从学校跑到了姥姥姥爷家。

  阿梅姐姐:一进家门就说我妈呢?我们说你妈没去接你?他说没呀,谁也没去接。我就等了半天,谁也没去接,我就自己跑在自己家门口了。

  小雅跑回自己家,看见大门从里面反锁上了,于是跳到栅栏上向家里望去,并没有看到爸爸妈妈的身影,透过二楼一扇开着的窗户,他听见了里面传出的声音。

  阿梅姐姐:什么也没看见,只是一个窗户在开着呢,就是听见了,听见他爸在叫喊他妈的名字,他妈没有回应,他就跑在我妈他们家了

  听到小雅的描述后,家人觉得情况不好,急忙赶往阿梅的家里。晚上7点20分,当家人赶到阿梅家时。看见她家门前停着一辆救护车,进屋后,看见医生正把躺在地上的阿梅抬到床上进行抢救。

家中一片狼藉 被害人面部已变形

  阿梅的姐姐回忆,妹妹家平时非常整洁,但4月6日出事当晚,阿梅所在的卧室里一片混乱,鞋子和毯子等物品随意的丢在地上。

  阿梅姐姐:(金柱)在语无伦次地说,她刚才还好好着呢,现在怎么了?要不他就说,我刚才一楼睡着了,我啥也不知道。

  没过一会,阿梅姐姐发现医生停止了动作,不再抢救妹妹了。

  阿梅姐姐:我就开始问,你们怎么就不抢救了呢?他们说我们来的时候早已眼睛的瞳孔已经散的什么也没了,我这意识我妹妹已经走了。我就哭着、喊着摸她的手,摸她的脚,已经冰冰凉了。

  随后,救护车上的随车保安拨打110报警,杭锦旗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警后,赶到现场将金柱带走。

  事件的当事人金柱,在案发后就被公安机关逮捕,2016年12月20日,案件在鄂尔多斯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通过公诉部门的调查与金柱的供述,案发时的经过有了较为清楚的呈现。

  不满妻子外出应酬 家中独自酗酒

  据调查,2016年4月5日下午下班后,被告人金柱因阿梅出去应酬而产生不满。从晚上9点开始,被告人金柱自己在家饮酒,期间多次给阿梅打电话,但阿梅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

  晚上11点30分,被告人金柱见阿梅仍未回家,决定驾车出去找她,当车开到小区花池附近时正好看到阿梅从出租车上下来。

  扇耳光上脚踢 上车后继续殴打

  据金柱供述,在小区花池附近,他打了阿梅几个耳光致阿梅倒地后,又踢了几脚。之后金柱又将阿梅扶到私家车上继续殴打。

  被告人 金柱:起来以后我们一块上的车,上的车以后她坐在车后面后座,当时是就那会儿打架火气,当时上去对这些事情她也辩论,我也辩论,我就朝窗上就去碰她。

  被告人金柱在车内对阿梅实施完殴打后,两人回到家中继续争吵。也就是周围邻居在凌晨时,听到来自金柱家的争吵声。根据小雅提供的证言,4月6日上午,他发现了母亲的身上有伤。

  公诉人:小雅看到她母亲后背,发现其后背肩膀往下有擦伤,大小大概6厘米左右,其后其母亲左胸前也疼得厉害,小雅用手摸了一下,发现左胸前一处肋骨好像是凸出来了。

  送走儿子 买回白酒辩称“喝断片儿”

  当天下午13点40分,被告人金柱起床后将儿子 小雅送到学校,返回家的途中到小区门口一家门市部买了一瓶粮食白酒,并在门市部内喝酒,喝完一瓶之后,又买了一瓶白酒在15点34分回到家中继续喝酒。

  金柱:那天的事情纯属是空白,我也奇怪,这么长时间来我一直以来也怀疑,当时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审问我的时候,就说你要是想不起来你再回忆,我就回忆,我可以说我到现在也回忆不起来。

  从金柱带着白酒回家,到晚上七点阿梅因抢救无效死亡。两人在家的这段时间内,在紧闭的那扇门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庭审中被告人金柱一直辩称自己醉酒后失去了记忆。

  根据鄂尔多斯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检测结果,被告人金柱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是每100毫升276.410毫克。在庭审中,被告人金柱供述,自己喝醉酒后没有了记忆,当他再次清醒后发现妻子已经倒在了地上。

  主审法官:你清醒的时候看见一瓶酒,然后你还记起什么?

  金柱:我说这个家里头没人,我就上到二楼,上到二楼的时候我媳妇,就在那个床上半趴着,就半身在床上,半脚在地上在趴着,趴着以后我把她扶起来以后,当时她还有意识想跟我说话说不出来,带这种白沫,我说你是咋的了,我跟她说话,她想说话说不出来。

  围绕死因 鉴定人接受法庭发问

  法院查明,4月6日晚上6点56分,被告人金柱拨打120急救电话,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发现阿梅没有生命体征,经抢救无效而死亡。经鄂尔多斯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阿梅因头部多次受到钝性外力作用致颅内出血而死亡。

  在本案中,由于被告人金柱在案发前一天晚上,也对阿梅进行过殴打,在死因鉴定中所说的阿梅头部是多次受到钝性外力作用,那么这里所说的多次是一次性的多次,还是长期累计成的多次呢?

  鉴定人:我们根据生活反映来判断,这个损伤是个新鲜损伤,所以说这个新鲜损伤肯定就是跟这个颅内结合,而且结合非常紧密, 因为之前的陈旧性损伤跟这次颅内出血不存在因果关系,所以说我们更不会考虑陈旧性的外伤和这个出血的关系。

  据调查,阿梅在事发几日内,由于感冒输过液,而且在4月5日也就是案发头一天也饮酒了,那么输液以及饮酒的行为,与颅内出血是否有关系呢?

  鉴定人:我们曾经在尸检过程中提取了死者阿梅的心血,做过酒精检测,检测的结果是零。而且我们现在已经判断出来,综合分析认为这个颅内出血是外伤导致的,所以她就算是有输液,我们也不认为输液跟这个是有关系。

  庭审现场,阿梅自行摔跌或碰撞导致的钝性外力作用等情况也被一一排除。法庭综合死亡鉴定与证人证言,证明在4月6日15点40分,金柱再次对阿梅进行殴打,才是导致阿梅死亡的真正原因。

  据调查,被告人金柱除了在2016年4月5日、6日连续对阿梅实施家暴行为之外,金柱对阿梅还有着常年的家暴史,法院对被告人金柱最后的量刑也综合考虑了这一因素。

  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未成年综合庭副庭长 乌兰托亚:我们考虑就是说这个是故意伤人致人死亡,二是就是说他是对被害人,跟被害人结婚以来,多次对被害人实施了家庭暴力,综合本案一些案情考虑,我们对被害人进行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家人回忆 阿梅遭家暴后屡次选择原谅

  据阿梅的家人回忆,金柱第一次家暴行为发生在两人刚刚订婚后不久。一天晚上,阿梅就哭着跑到了姐姐家。

  当时阿梅接受了父母、姐姐的劝告,同意退婚,但是过了几天,等怒气渐渐消退后,她又改变了想法。

  阿梅姐姐:那个时候我们这儿退婚可少了,她退婚对她的名誉不太好吧,后来她也就没退婚。

  阿梅把第一次家暴当成是偶然事件,毅然决定和金柱走向婚姻。可是在婚后的第一年,就不止一次受到了伤害。

  阿梅父亲:结婚一年多的时间来,他打了五次。最严重的一次是什么呢?他(金柱)爸把儿子抱住,叫我们过去的,这个时候很气愤,就把这五次打的一条一条,就把这个都给写出来,写出来告状书,离婚告状书

  阿梅的父亲把婚后一年里,金柱的五次家暴行为一条条的记录下来,连同离婚申请一起交给了阿梅。但是和上次一样,过了几天后阿梅还是选择原谅了金柱,继续和他一起生活,离婚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在2016年3月1日出台,女记者阿梅为什么至死也没有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呢?她与金柱每次提起离婚后都不了了之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当阿梅去世的消息传到单位后,大家都表示非常惊讶,和她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表示,根本不知道她遭受过家暴。

  阿梅同事:她就说过金柱(音)喝酒,但是怎么吵架、怎么打架不说,平时一点都不说。

  面子、孩子、担心报复……阿梅生前顾虑多

  阿梅很少向外人提起家里的遭遇,在熟悉她的人看来,工作中表现出色的阿梅,回到家后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阿梅金柱同学:她一想我是一个新闻工作者,而且是非常先进的,她的奖状拿的很多。我要是家里这样的情况,外边的人怎么说呢?我自己家里的情况都没有处理好,为什么她不离婚呢?就是面子。

  等到小雅出生后,能够给孩子提供一个完整的家庭,是支撑阿梅在这段婚姻中走下去的重要信念。

  阿梅姐姐:主要的顾虑还是儿子,有个儿子嘛,她说我要是离婚了,这个儿子就是单亲家庭了,在以后她成长的路上肯定会有影响,这是一个顾虑。

  不仅如此,阿梅对姐姐说过,金柱曾经恐吓过她如果阿梅离婚,就要报复他的家人。担心父母的安危也成为她不敢离婚的最大顾虑。

  阿梅在生前最后更新的一条朋友圈信息中写道“两个人的世界里,总要一个闹着,一个笑着,一个吵着,一个哄着,如果一个人总是输,不是口才不够好,只是不忍心把最伤人的话说出口”。直到阿梅去世后,悲痛中的亲友才意识到,阿梅为保全家庭的想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阿梅姐姐:我呼吁全社会的各界妇女姐妹们,不要一味地为了孩子、为了维护家庭不顾自己,最后导致这样悲惨的局面,一定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人身权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