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性教育缺失致中国年轻人堕胎率高 易染艾滋

2016年12月03日 04:24 来源:参考消息网
分享

  参考消息网12月3日报道 美媒称,中国性教育缺失令大量年轻人面临风险,产生的后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醒目:不断增加的感染艾滋病毒人数和出人意料地高的堕胎率。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1月30日报道,肖袅(音)还在上高中时,有一次老师把班上所有女生叫到一起,告诉她们如果遭到强奸,应该服用紧急避孕药。

  报道称,这就是她接受过的正规性教育的极限了。然而对于大量中国年轻人来说,他们接受的性教育还没达到这个程度。

  中国在12月1日开展世界艾滋病日的各种宣传纪念活动,如今性教育缺失产生的后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醒目:不断增加的感染艾滋病毒人数和出人意料地高的堕胎率。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2015年中国新增11.5万艾滋病毒感染病例,其中1.7万例(约14.7%)处于15至24岁的年龄段。

  一些大学甚至安装自动售货机,向学生出售家用艾滋病毒测试用品。

  总部位于北京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光靠自动售货机并不能解决问题,除非有后续的教育来帮助学生。熊丙奇说,中国的大学在性教育方面有“巨大进步”,但仍有许多工作有待去做。

  清华大学一位社会学教授说,中国的性教育面临很大挑战,他说:“在清华,学生在性教育课堂上学到性安全、避孕套使用等基本知识。据我所知,我的学生中大部分人是第一次上这种课。”

  蜜丰兰花是一个去年建立的提供性教育和健康顾问服务的微信平台。平台联合创始人徐翼今年只有24岁,她与一位朋友曾访问上海一家提供流产服务的诊所,她发现候诊室有几位年轻女孩几乎没有为即将进行的手术做任何准备,于是决定创办这么一个平台。她说:“许多去做流产的女孩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对于许多年轻女性来说,堕胎是她们控制生育的主要选择。据官方数据显示,每年中国发生的流产案例超过1300万,而专家认为这个数字严重低估了真实情况,因为它没有考虑非手术流产以及在“黑”诊所进行的流产。

  Yummy社区创始人赵静说:“许多女性去流产是因为她们缺乏基本的性教育,特别是避孕方面的教育。”

  徐翼和赵静的初创平台,以及其他一些组织正在构建各种线上和线下空间,方便中国年轻人讨论一切与性有关的事情——这是一种有时候要逆风前行的奋斗。

  徐翼说:“有些人甚至在讨论到月经之类的话题时也会马上觉得不好意思,在性健康和身体话题上羞耻文化仍在作祟。”

  赵静说,年轻人没有获得正确性知识的途径,往往会在错误的地方寻找信息。“男人从日本色情文化产品学知识,而女人的途径是一夜情。他们的态度是,‘好吧,要不试试看’,也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她说,甚至有些女性尽管心里清楚,但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让伴侣戴避孕套,“在性方面,中国现在仍存在男人是征服者而女人是服从者的陈旧观念。”

  徐翼说,性知识匮乏有时会导致无谓的风险,“有个女孩曾经告诉我,她男朋友说如果她在做爱的时候屏住呼吸就不会怀孕了。”

  赵静说,由于担心艾滋病毒感染率上升,官方也采取了一些行动,但常常只在类似世界艾滋病纪念日这种重要日子集中开展,而没有转化为长期行动。

  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尽管近几年大学生艾滋病毒感染率出现上升,但“并不是那么高。很多青少年学生对艾滋病的危害缺乏全面认识,理所当然地认为艾滋病与他们无关。”

  清华大学一位教授说,年轻的男性同性恋是高危人群,他们承受的压力是普通人两倍。他说:“目前,尽管中国能够有效控制卖淫、卖血和吸毒造成的感染,但还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抑制同性恋之间的高感染率。”

  报道称,由于政府常常避免与同性恋组织,甚至那些参与到公共卫生服务中的组织接触,这些组织缺乏必要的资金和支持。

  赵静说,教育专家正在将目标人群从年轻人扩大到孩子家长,让家长也参与到对孩子的性教育中,打破性教育沉默的怪圈。

  今年30岁的肖袅已尝试过在自己的家人中建立性教育沟通的桥梁,但效果不佳。她说:“我跟我弟弟讲他与伴侣在一起时需要戴避孕套,结果他立马就离开了房间。”

  在上海,蜜丰兰花已经开始举办线下活动,组织参加活动的人在一起公开分享有趣的性故事,无拘无束地讨论性行为和性卫生。

  徐翼说:“我们就是要让性话题变得有意思、平易近人,而不是一直端着架子的东西。”(编译/郭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