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价值增幅全球第一 大多数俱乐部却仍亏损

2016年12月06日 11:22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本报记者 黄志阳

  近年来,中超联赛进入“金元时代”,多家俱乐部的总投入接近10亿元人民币,引进外援的身价高达数千万欧元,国脚级内援的转会费也逼近亿元大关。在资本的刺激下,中超踢得风生水起,赚足了眼球。日前,在2016年中国足球发展论坛上发布的《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刚刚结束的2016赛季,中超比赛场均上座率接近2.2万人,排名世界第六;中超总收益达15亿元,其中版权收入10亿元,较上赛季提高了12倍。

  如此出色的成绩单是不是说明作为联赛参与主体的俱乐部活得很滋润呢?答案是否定的。《报告》指出,本赛季16家中超俱乐部总支出92.38亿元,总收入87.33亿元,亏损5.05亿元。从总体上看,绝大多数俱乐部的经营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中超价值增幅全球第一

  2016赛季中超如同一场“超级军备竞赛”,无论是引援的转会费,还是球员的薪酬和奖金,均大幅度刷新纪录。如上海上港队引进的巴西球星胡尔克,其转会费高达5580万欧元,创造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历史上外援身价最高纪录。相应地,《报告》显示:今年中超的整体价值较去年增加了2.77亿英镑,价值增幅达81%,高居全球第一。

  比起上赛季的7亿元,本赛季中超总收益达15亿元,翻了一倍还多;其中版权收入10亿元,较去年提高了12倍。据悉,购买了中超5个赛季版权的体奥动力此前已向中超公司支付了本赛季第二笔版权费6亿元,加上年初支付的4亿元,10亿元全部到位;另外,中超冠名商今年赞助金额达1.815亿元,其它赞助商每年赞助费用为2000万元至1亿元不等,两者相加约5亿元。

  据了解,2015赛季16家俱乐部的平均分红为1540万元,而2016赛季该数字增至6000万元左右,分红总额达9.6亿元。虽然俱乐部得到的分红成倍增加,但相对于俱乐部的庞大投入,这笔分红只是“小钱”,充其量只够引进一名内援的开销。

  值得一提的是,本赛季中超现场观众总数为580万人次,继续排名亚洲第一;场均观众接近2.2万人,较上赛季提升1800人,居全球第六。

  收入失衡致俱乐部亏损

  中超表面上的风光,却掩盖不了绝大多数俱乐部亏损的尴尬事实。以往每年三四亿元在中超算是“土豪级”投入了,但现在可能连完成保级的任务都很难。《报告》显示,本赛季中超保级球队的平均投入高达5.7亿元,中超“生存成本”之高可见一斑。

  根据《报告》提供的数据,2016年中超俱乐部总体收入为87.33亿元,总体支出92.38亿元,亏损5.05亿元。在总支出中,转会费、球员薪酬及奖金的支出分列前两位,前者超过38亿元,后者超过34亿元,两者相加占比接近80%。

  俱乐部以过高的转会费引进外援,往往需要为其支付高额的薪水。以获得本赛季亚军的江苏苏宁队为例,总支出超过13亿元,其中引进外援花费7亿元左右,球员薪资及奖金超过4亿元,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队中特谢拉、拉米雷斯和马丁内斯等大牌外援的薪水奇高。

  在支出庞大的同时,中超俱乐部的收入结构也不甚理想。欧洲俱乐部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电视转播、商业赞助、门票销售和比赛日收入,其中比赛日收入包括特许商品销售。中超俱乐部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商业赞助,电视转播、门票销售和特许商品销售收入过少。国安俱乐部2016赛季门票销售额最高,也只有5500万元。

  俱乐部“活下去”需市场化

  作为中超俱乐部职业经理人中的“新手”,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沈力在论坛上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从俱乐部经营的角度说,“活下去”比长期繁荣更加重要。“从竞技角度讲,我们肯定要争冠军。‘永远争第一’是我们的企业口号和企业文化,我们突出的是‘争’。”

  “现如今中超的竞争非常激烈,足球是圆的,充满不确定性。所以,俱乐部的经营应该更多地从‘有限责任公司’属性出发,考虑清楚经营理念、目标愿景、组织架构等,然后再讲公司的核心文化产品。”沈力表示,他近期看过中国足协下发的“2016年中国足球数据报告”,“结合之前了解到的一些欧洲俱乐部的运营情况,我发现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就像沈力所言,中超俱乐部的经营状况与欧洲俱乐部相距甚远。比如一些球队的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和场地广告赞助,虽然其年收入可达数千万元,但很多赞助费用都由俱乐部母公司的关联企业买单,俱乐部很难通过真正的市场化运作吸引到赞助。

  据沈力介绍,跟其他中超俱乐部类似,国安在经营上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困惑,还在不断地摸索。“其实,我们今年也加大了品牌建设和球迷服务的力度,投资了球迷联赛,完善了队刊制作,但总体上还有巨大的努力空间。”

  目前,绝大多数中超俱乐部还做不到经营方面的收支平衡,自身“造血”功能亟待加强。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足球才能良性发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