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车祸赔偿款拿不到 通许姐弟大学生遭遇困局

父母车祸赔偿款拿不到 通许姐弟大学生遭遇困局

2017年02月23日 11:02 来源:大河网
 

  姐姐在照顾受伤的母亲

  □记者周斌席小超文图

  核心提示|元宵节过后,通许县玉皇庙镇陈庄村的陈晓珂和弟弟陈晓亮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返回大学校园,而是继续留在家中照顾在事故中受重伤的父母。上个学期,两人也分别请了三个月以上的假。

  自从去年7月父母回家途中发生事故后,姐弟俩就中断了学业,既要带着父母看病治疗,又要和事故另一方打官司争取民事赔偿,父母的伤病、生活的压力,全部落在年轻的姐弟俩身上。

  更重要的是,姐弟俩面临着辍学的危险,一对年轻大学生的命运正在发生变化。

  一场车祸后,姐弟俩不得不中断大学学业

  23岁的陈晓珂去年从郑州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顺利通过专升本考试考进了平顶山学院,比她小一岁的弟弟陈晓亮正在焦作大学读大二,父母在郑州开了一家小饭馆,一家四口原本有着平淡幸福的生活。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让这个家庭陷入了困境之中。

  2016年7月17日凌晨3点多,父母骑摩托车回家途中,撞上堆在路中的一堆石子,双双严重受伤。为何要选择在凌晨赶路?陈晓珂说,父母前一天去外婆家走亲戚,为了第二天一早去地里上化肥才决定凌晨往家赶。

  在事故中,陈晓珂的父亲“脑挫伤、颅骨骨折、腰椎骨折”;其母亲“颧骨骨折、髌骨骨折、腰椎骨折、开放性股骨骨折”。

  由于伤势严重,姐弟俩带着父母多次转院治疗,先后在通许人民医院、开封155医院、郑州郑大一附院住院几个月,治疗费花了将近30万元,使原本经济条件普通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

  “母亲伤势更严重一些,光是在重症监护室就住了一个月,家里的钱早就花光了,向亲戚邻居们借了不少,连同学们都捐款了。”陈晓珂说。

  除了面临经济上的困难,姐弟俩还面临学业的中断。

  陈晓珂说,由于给父母治疗期间得到了亲戚邻居等很多人的帮助,父母不愿再麻烦别人,因此照顾父母的重担就落在姐弟俩身上,使原本在去年9月就该入学报到的她一拖再拖,甚至将父母的病历寄给学校老师以换取更长的假期;而正在焦作大学读大二的弟弟也被迫开始长时间请假,至今已向学校请了三四个月的假。

  姐弟俩的心愿:希望对方早日赔偿

  走进陈晓珂的家,是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院子里堆着金黄的玉米,一辆破旧的电动三轮车是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姐弟俩平时外出给父母买药、办事、打官司,都是骑电动车去。

  走进屋里,空荡荡的客厅放置了两张床,受伤的父母各躺一张。看到记者到来,陈晓珂的母亲举起僵硬的左手摇晃着打招呼——她的左手腕已经不能弯曲,右腿上还安装着一尺多长的支架,金属支架插进肌肉中固定着里面破碎的骨头。

  为了避免感染,姐弟俩每天必须用酒精擦拭两次支架和皮肤连接处。

  陈晓珂的父亲伤情相对好一点——经过半年多的恢复,现在基本上能自己走动了,天气好的时候,他能蹒跚着到院子里活动一下,但肋骨和头部不时发作的疼痛,仍让他不具备自理能力。

  很显然,两人的后期治疗仍需要很多费用。为了给父母“讨个公道”,陈晓珂委托律师到通许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事故另一方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已经判下来了,判对方承担30%的责任,但是对方上诉了。”陈晓珂一边给母亲腿部按摩,一边说,“如果顺利得到赔偿,父母就能得到更好的护理,或许能恢复得更快,我和俺弟也能早点返回学校,没想到对方上诉了,如果再拖一段时间,这个家就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陈晓珂向记者提供的判决书显示,路达公司(在路中堆放石子的单位)在事故中负次要责任,陈晓珂父母截至目前住院治疗产生的各项费用共计296292.68元,法院判决路达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共计赔偿88888.08元。

  对于法院判决的30%,陈晓珂表示,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连30%都不愿意承担。虽然半年多来她和弟弟经历了很多磨难,但面对这一困局,两人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记者了解到,为了挑起家里的重担,懂事的弟弟已经准备休学了,而作为姐姐的陈晓珂,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到大学校园。

  “如果一切不能顺利,我可能就辍学了,毕竟我是家里老大,赔偿下不来,家里又没有收入,我只能出去打工贴补家用。”采访结束后,陈晓珂给记者发来了这样一句话。

  (应本人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父母车祸赔偿款拿不到 通许姐弟大学生遭遇困局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