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学生深陷校园贷一年欠22万 父亲哀求私贷公司

2017年04月22日 10:23 来源:西部网
分享

农村学生深陷校园贷一年欠款22万,学生贷款充斥校园。

  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热线》记者 李之祺)小王是陕西乾县人,目前在西安白鹿原上的一所职业学院读大专二年级,在同学眼中小王不仅是校学生会的骨干,而且为人乐观积极,就在记者对他的采访当中,他还不时起身去处理学生会的事务。

  但谁又能知道,其实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对小王来说都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深深的绝望早已将他包围。

  记者:“你遇到这个事情最绝望的时候有什么想法?”

  小王:“跳楼买安眠药。”

  而让小王跌入绝望的,要从去年的一份网络贷款说起。

  农村学生深陷校园贷 一年欠款22万

  小王:“大一的时候,玩手机的时候看见的,叫做我来贷,借了两千。”

  小王告诉记者,在他们学校的厕所里、课桌上随处可见一些给学生放贷的小广告,其中快速放款、手续简单的用词,让刚刚步入校园的他错误的感觉,贷款借钱很容易、很简单。所以当他真正需要用钱时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这种途径,却没想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小王:“当时是每个月还两百八十多,后来有一个月还不起,然后又做了一个app,然后又做了第三个、第四个。”

  小王口中的app就是这些手机上安装的大学生借贷软件,这些平台利息较低只要是全日制大学生,只需手机操作连面都不需要见,都能顺利借款,不过由于信用值的共通,随着小王越借越多,已经无法贷款,着急给平台还款的小王,只能另谋他路。

  小王:“去面签,签合同打借条的。”

  记者:“相当是放贷公司。”

  小王:“对对对,差不多,然后后来线下的做不了了,只能做私贷,私人放的那种类似于高利贷的。”

  小王说,线下平台和私贷的每笔欠款都需要他留下家庭住址、父母亲朋的电话等一系列信息,十分严格。

  小王:“然后有的会去你学校看一下,有的不会,然后要打双倍的欠条,比如说借五千,就要打一万的欠条。”

  一年多的时间,目前学生小王在外总欠款,已经将近22万,而这个数字,让从农村赶来处理事情的父亲一夜白头。

  小王的父亲:“有一次我正打工呢,放贷公司把他控制了,不停的给我打电话,让我拿钱过来了。”

  小王父亲说,小王能欠钱这么多的原因,除了高额的利滚利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贷款公司,为了让小王尽快还钱,又帮小王另寻他处继续借款。

  小王父亲:“贷款公司不跟我联系,每次他们找孩子要不来钱,就给他找下一家继续借款。”

  混乱学生贷款充斥校园

  农村学生小王,在学校一年就通过各种线上线下平台,多方借款最终欠款22万,就连家中都无力偿还,而这种事件早已不是个案。通过网络搜索校园贷这个关键词,出现的负面新闻比比皆是:4月10日厦门一大二女生欠下巨额贷款57万,无力偿还最终选择自杀。海南一大学生借款2万四个月就滚成13万,父母变卖家产仍换不起。

  看似轻松的学生贷款,带来的竟是一出出人间悲剧。

  那么在小王学校中肆意张贴、让他萌发出贷款想法的贷款小广告,在西安其他学校是否存在,其中真的能够快速贷款吗?记者也走访了西安南郊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和西安体育学院。

  在这里的宿舍楼中,厕所里,电线杆上甚至课桌中,各种贷款小广告比比皆是、不一而足。根据其中要求,只要不是专三本四的在校大学生都能顺利借款,记者也选择了一家进行联系。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线下线上都可以做,身份证发过来先看一下。”

  这家贷款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是本科学生,二三万的贷款根本就是不在话下,只需简单的核实身份不需要任何抵押或是资产证明。

  在确认完身份之后,记者来到了他们的办公地点,西安赛格电脑城1205室。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你户口是哪的?”

  记者:“我户口在学校。”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你老家是哪的?”

  记者:“宝鸡的。”

  这家号称可以随时房款几千上万的贷款公司,布置十分简单,除了一张办公桌之外,办公室内角落里放着各种贷款平台的展板。工作人员说,如果信用良好,贷款金额不多,可以选择这种线上平台。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就是你分期一个手机,到时候不给你手机,直接给你现金。”

  记者:“一个手机能值七千,能给我多少现金?”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五千多。”

  工作人员表示,正规的大学生网络贷款平台都可以让学生分期购买手机,而他们所做的就是简化平台审核步骤,并且将手机低价折算成现金交给学生。不过他们这里的主营

  业务还是直接的公司放贷,更加便捷,而且放贷金额也高出很多。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就是你拿个身份证拍照,我们把你的信息一填,你给父母打个电话,只要资料没问题就可以放款。”

  工作人员说,学生拨打父母电话,随便聊两句就行,他们只是为了确认电话的真实性。不过他们也坦言这种贷款方式虽然简单快捷,不过利息较高。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五千块钱一个礼拜利息就是五百,基本一天七十左右。”

  同时这里面还有个规矩,就是需要打个双倍的借条。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打两万欠条,但是你正常还一万就可以,这是是怕你逾期时间久了,我们找人去你家里,要一万块钱肯定不划算,连路费都不够。”

  也许是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严肃,工作人员立马拿出厚厚一沓借条给我们展示,表示他们这里的学生客户很多,只要好借好还,绝不会乱来。

  记者注意到,这里的每份欠条上都有家庭住址、父母电话。而且根据个人情况的不同,有的学生甚至借款5000元,却需要打15000的高额欠条。而且日息高达200元。而且这里如果欠款真的还不上了,他们还会给大学生再指条路——拆了东墙补西墙。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还不上了,我们给你做个线下的贷款,从别的地方给你再借。”

  农村学生欠贷22万 父亲哀求私贷公司

  小王:“刚开始是借钱出去玩,再后来是借钱还钱了。”

  对于小王来说,以上那些贷款经历早已是司空见惯,他告诉记者目前他身上所背欠款至少来自10家不同的贷款方。而他总共欠款的22万当中,自己用来支配享乐的只有3万左右,剩下的都是来回借款补救时产生的巨额利息。

  小王的父亲:“我现在心情还用说,你想咱一个打工的一个月就挣多钱,我供他确实都不容易。”

  父母的不易最终没有拼过易如反掌的借贷,小王说其实在半年之前他已经想就此还清所有欠款,不在深陷其中,他qq群之中每天收到的贷款广告也早已不让他动心,但却再也走不出去。

  小王:“没办法,人家让我还钱,我又还不起,又不想让家里知道,就只能再借。”

  4月18号记者和小王父子一同来到陕西咸阳的一家私人贷款公司,几天前小王被另外一家贷款公司带到这里刚刚做完高额借款,打下了三万的欠条。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三万不是三万,只有一半,一万五。”

  记者:“那为啥签三万。”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双倍借条。”

  小王在这里借款一万五抛去押金及手续费仅仅到手1万1千元,同时每天都要有500元的高额利息。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高利贷嘛,这已经不高了,高利贷也不犯法嘛,我没有殴打他,没有逼他。”

  根据当初小王所签下的借条,20天还钱利息共一万,而且如果逾期未还利息更加恐怖。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三千,一天三千,他现在是没有逾期。”

  看到这些恐怖的数字,小王父亲彻底崩溃,只得寄希望对方能多宽限几天。

  小王父亲:“我回去卖东西,还要有人要呢,我的意思,你能多宽限几天吗?”

  贷款公司工作人员:“我最多给你宽限到明天中午十二点。”

  现在两天过去了,小王的父亲还在到处凑钱想办法解救孩子,但却是希望渺茫。记者也咨询了法律专家,了解到,由于大学生都已经年满18岁所以在法律上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欠款应当归还,不过高利贷的利息属于非法,可以选择部分偿还。

  同时律师也告诉记者,线下公司的贷款钱审核不严,甚至利用平台的手机分期给学生套现已经属于违法合同法,平台方可以进行追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