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懂古典音乐那么难?古典音乐里的自然法则

2017年02月22日 15:06 来源:大河网
分享

  尼采说,没有古典音乐的人生,是一个错误。

  我们的一生时间有限,所以要读经典的书,听经典的音乐。古典音乐经过百年时间的检验,具有经典的品质,应该是最值得聆听的。

  古典音乐在漫长的流传中,在体系化、标准化后时常让人觉得高冷和遥远,但再高冷的艺术也都有一颗平常心,它总归是来自人生的悲欢离合与悲欣交集。

  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音乐作家田艺苗,曾出版《温柔的战曲》《时间与静默的歌》《靠谱》《古典音乐的巨匠时代(1685—1897)》等著作。该书《穿T恤听古典音乐》是由她在喜马拉雅数万人付费订阅的古典音乐节目《古典音乐很难吗》同名系列讲座的十七篇演讲稿整理而成,从古典音乐该怎么听,讲到各音乐流派和伟大的音乐家,到古典音乐的礼仪、知识、背后的故事,既有针对音乐作品的评论,也生动刻画了音乐家的个性和生活。听古典音乐,穿什么并不要紧。你可以穿T恤、穿牛仔、穿西装、穿睡袍……古典音乐不是老古董,不是装饰品,也不是奢侈品,它没有那么高不可攀,也无需附庸风雅,艺术本身就是为了质疑一切规则与繁文缛节而生。

古典音乐怎么普遍化?大众如何来接受古典音乐?

  其实很多文艺青年对古典音乐都很感兴趣的。村上春树的作品大热之后,很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古典音乐。

  我最开始在《上海壹周》《北京青年报》上写音乐专栏,推荐一些优秀的曲目,但是很多读者希望可以一边放音乐一边讲音乐。当时委内瑞拉的80后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做了一个青少年的救助计划,给穷人家的孩子们发放乐器,他组织的乐队演出时都是穿着运动服。我也有感而发,诞生了“穿T恤听古典音乐”这个想法,我想让大家知道古典音乐不光是穿西装打领结,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因为以前的知识传播和积累,国人已经到了能够接受古典音乐的时候了。

  古典音乐里的自然法则

  摒弃了古典音乐是远在欧洲的,偏离普罗大众的东西,我希望选择一种更易让大众接受的方式来传播古典音乐,传递音乐中的自然法则。音乐本来就是模仿自然界的风景、日出、雨滴和暴风雨等,是人的情绪的表达,甚至比语言出现的更早,我想做的就是引导大家体会音乐中幽微情绪的变化。我们不用去想懂不懂的问题,就像电影里背景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观众都会随着音乐而热泪盈眶,这是人天生的音乐感,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用一种方法把大家内在的审美激发出来。音乐无国界,甚至超越了语言的表达方式。

  那些电影里的古典音乐拥有的生活美学

  村上春树是一个很资深的古董骨灰级古典音乐迷,他的书里写到的音乐家很小众,他推荐了雅纳切克的小交响曲最好的演奏版本,他是相当专业的,是有一定鉴赏力的作家,其实村上推荐他是因为米兰昆德拉推崇他。

  雅纳切克是一个被埋没的天才,他的作品是相当前卫的,到现在听起来也是非常好的,既符合当时年代的特征又有一定得开创性。

  要听经典的音乐,看经典的书,否则书海自嘲,我们是忙不过来的,当代作曲家音乐的特点,很多都是糟粕,是不值得听的。我相信做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完全迎合大家,虽然销量会很好,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引领大家。

  在讲座中,我会尽量去找中国人和古典音乐的关联,从中找到途径。例如肖邦的音乐和中国古老的诗性文化审美精神相吻合。

  巴赫的福音,他更多的是天主教音乐,但他的音乐容纳了各国的土风舞蹈,风格混搭,包罗万象,他是一个有着宽容心的人,这和中国的“佛有众生像,万物皆可能”有类似之处。 

  从现在的现象来看,古典音乐是到了一定的年龄,有一定的阅历才会更有的需求和体验。如果想让大家更容易接受,可以去讲一些音乐家的性格和他作曲背后的背景故事,还有音乐本身组成的素材和信息。

  音乐也不是随便写的,并不是怎么好听怎么来的,它的每个音的走向都有自己的想法,它有自己发展的路径和作用。

  对于自己来说更是一种学习。每个音乐人都有音乐理想,我一直在想一个当代音乐人能够做些什么?

  当代的音乐其实不能称之为古典音乐,但是每个时代都有艺术音乐,每个年代都是有人搞艺术的,他们在音乐里追求一种艺术理想,在音乐中找到艺术气息。

  现代人表达情感的音乐方式比较简洁,不像以前英雄主义盛行,比如说王家卫的电影里的音乐,是一种很碎片化的方式。现代人的歌唱,更多的是一种自言自语的呢喃,不像以前音色悠长,感情更磅礴,更能体会到大型音乐悲剧那种洗礼的感觉,不可能为它哭为它流泪,它反映的是当代人的精神状态,这也是当代音乐的问题,但也是现在的音乐特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