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打击黑卡应线上线下结合

2016年12月08日 13:14 来源:新京报
分享

  手机实名制全面实施后,电信诈骗能否得到遏制呢?

  资深电信分析师马继华透露,整个黑卡产业链相当大,打击起来难度很大。公安部门执行起来成本很高,而且公安分区域办公,网络又是跨行业跨区域。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产业链,和互联网公司的需求有着密切的关系,“一部分互联网公司需要流量和业务吸引投资商。有需求就有了这些黑色产业的存在。”马继华说。

  在非实名制时代,运营商一味追求用户量也给今天的养卡套现、电信诈骗埋下了伏笔。其中虚拟运营商一直是电信诈骗的重灾区,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认为,虚商原来靠渠道,而实名制实施后,虚拟运营商宁可不发展用户,也要执行措施。

  新京报记者用百度、360等多个引擎搜索“手持身份证照片”,皆出现大量相关图片。其中人脸、身份证等关键信息都很清晰。这些照片中的身份证,很多都跟虚拟运营商手机卡进行了绑定。为此,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做了一个搜索引擎,可以抓取到网上大量的手持身份证正面照,用这些照片中的身份证号做认证的手机号码也做了关停。

  小米移动则采用了金融级的活体检测技术,要求本人实时视频才能激活卡片使用,保证是本人而不是盗用的身份证图片。

  电信专家付亮认为,随着实名制监管越来越严格,批量开卡的限制提高了,成本也提高了,而且被发现后面临严惩。因此黑卡链条数量、规模也会逐渐减少。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最严实名制实施后诈骗有所改观,但不能根治,盗用他人信息开卡的情况会增多。

  小米移动总经理金峰告诉记者,“与任何行业一样,只要是有利可图,总有人铤而走险。如果在行业监管层面有一些严厉的惩罚,比如剥夺从业资格等,可能会有一定震慑作用。”

  在马继华看来,中国互联网初期不重视实名、跟现实生活分界,认为线上线下关联不大,这些观念是造成如今局面的罪魁祸首。他认为,互联网上的行为跟现实生活相关,享受便利同时也要承担责任,线上线下协调起来。 新京报记者 马婧

  - 记者手记

  “黑卡”江湖 人人都怕骗子

  随着对电话“黑卡”产业链的调查不断深入,记者体会到,由电话卡延伸出来的这个黑色产业链,已经成为了一个隐秘的地下生态体系。从身份证提供、黑卡售卖、养卡,到最终套现的各个环节,这个黑色产业链分工详细。

  在各个环节的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凡是涉及买卖,所有人都很紧张,生怕受骗。

  在跟卡商阿力的对话中,记者表示想要买几张实名卡试用,在经过几次讨价还价后,价格定为150元一张。不过在付款方式上,记者和阿力产生了严重分歧。

  记者坚持使用常用的淘宝闲鱼付款,也就是对方先寄出实名卡,到货后付款。阿力则坚决反对闲鱼,要求先付款再寄卡。否则就“不卖了”,口气非常坚决。

  经过多次沟通,阿力透露,“这个圈子”里骗子挺多,此前他也曾采用闲鱼方式付款,但后来都打了水漂。他表示“走闲鱼对我不利,危险。”

  在与身份证卖家的沟通中,“开始慌了”一再对记者强调“先给钱后发货”,价格好商量,但付款方式不能变。

  卖家“云哥”也一样,在经过几轮砍价后,他同样强调:要支付宝付款后发货。

  同样态度的还有另一位卖家,他在得知记者人在北京后表示,“先付款后发货,少量拿都行,第一次做个信誉”。

  在一个卖家群里,记者发现,几乎所有喊话卖卡和身份证的卖家,第一是强调诚信,保证安全,第二则是要求先付款再发货。一位跟记者稍有些熟悉的卖家指点记者,一定要找可信的货源。

  在黑卡的产业链上,虽然存在分工,但所有人都对其他人抱有不变的戒心。(刘素宏 覃澈)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