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钢锯岭》男主确有其人 赤手空拳挽救75个战友

2016年12月09日 09:2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戴斯蒙德·道斯的档案上有拒绝服兵役的“黑历史”,可是他又主动报名参军,因为拒绝使用武器,曾被送上军事法庭,结果却又在战场上赤手空拳挽救了75个战友而被美国总统杜鲁门亲自授勋……要不是“有图有真相”,历史上确有此人、确有这些事,估计大家会觉得这是个有想象力的编剧编出来的故事。如今,随着好莱坞大片《血战钢锯岭》的上映,这个故事的原型人物戴斯蒙德·道斯再次被世人关注。

  《血战钢锯岭》是大腕儿梅尔·吉布森沉寂十年之后的导演新作,这部电影于11月4日在北美上映,赢得一片叫好之声,被认为是即将到来的颁奖季的热门影片。影片于昨日开始在内地上映,凭借着之前的好口碑,票房前景为人看好。通过该片,大无畏的人类精神又在银幕上大放光彩。主人公达到了神一样的高度,带来了天国般的温暖救赎,但是,他却并不是伪神,而是真人。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位达到神一样的高度的人——戴斯蒙德·道斯的传奇故事。

  誓不拿枪,在军营中被嘲弄

  戴斯蒙德·道斯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杀害一个敌人,而获得美国国会荣誉勋章的美国军人。道斯1919年2月7日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林奇堡市,他的父亲威廉托马斯·道斯是一名木匠,母亲名叫伯莎(奥利弗)·道斯。

  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徒,道斯严格遵守教规,十几岁时,当听到广播中呼吁大家为一位遭遇车祸的人献血之时,他立刻往返6英里徒步前往医院献血。

  小时候和哥哥打架时,道斯用砖头将哥哥打伤,这让他陷入深深的忏悔中,痛恨一切“暴力”。道斯的父亲仍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他留下的阴影中。一战夺走了他朋友的生命,战后创伤后遗症使他变成了酒鬼,经常打孩子,有时甚至会打老婆,终于在一次争吵之中,父亲借着酒劲拿出了枪,母亲吓得报了警,她把枪交给年幼的道斯,让他藏好。道斯回来时看到父亲被警察带走的一幕,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摸到枪。

  而在电影中,道斯与枪的恩断义绝是因为父亲再次家暴母亲,他抢过父亲手里的枪,将枪口冲向了父亲,虽然最终并没有扣动扳机,但是道斯后来对战友说那一刻,他的心里已经把父亲杀死了,也就是那次,戴斯蒙德·道斯在心里发誓,今生再也不会碰枪,再也不会以暴制暴。

  珍珠港事件爆发后,戴斯蒙德·道斯1942年4月自愿入伍,《血战钢锯岭》中,扮演道斯的是“蜘蛛侠”安德鲁·加菲尔德,两人虽然外表不像,体格却很像,道斯高高瘦瘦,在电影里被队友嘲笑为“玉米秆”,风一吹就倒。生活中的道斯也是如此,他很高很瘦,身高约1.77米,体重却没有66公斤,不过虽然瘦,但他却很结实,和电影里演的一样,道斯虽然不拿枪,但是在其他的军事训练上,却成绩出众。在美国山地长大的道斯身体灵活,热爱登山攀爬,耐力和感觉都非常好,这也许是他之后能创造出奇迹的一个主要原因。道斯不拿枪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怎么用枪,据说他小时候就打过靶,但是他从来不会因为愤怒而使用武器,不管这个让他愤怒的人,是朋友还是敌人。

  去残酷的战场,却不愿意拿枪,要当个“和平主义者”,这在现在看来都“匪夷所思”,更何况是那个时候,道斯被大家视为异类和胆小鬼,他在军营里的日子并不好过,被长官和战友排挤、嘲讽和殴打,还曾经被送到了特殊的营区参加劳动。不准他在周末去教堂,甚至不准他与新婚妻子见面。大家用了很多方法想逼他退伍,甚至因为他的“不愿携带武器”而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对于所承受的这一切,道斯化解的方式就是看《圣经》,然后,以仁慈的态度去面对,他说:“当所有人都在杀人的时候,我要救人。我想参军,我要当医疗兵照顾你们,我想去战场。”最终,经过不断申诉,他赢得了军事法庭的裁判,获得了不带枪上战场的权利。

  他在战场上救的,远不止75人

  道斯在战争期间服役于第77步兵师,第307步兵团医疗分队,1945年,他所属的部队接到的命令是进攻当时位于冲绳岛的钢锯岭——一个400英尺高,近乎垂直的悬崖。

  冲绳岛战役有“铁暴雨”之称,这场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中伤亡人数最多的战役。日本方面共有超过10万名士兵战死或被俘虏,美军遭受的人员伤亡亦超过8万人。冲绳岛仅仅40平方公里大小,平均每平方公里至少伤亡4500人,平均每2个人就要杀死1名敌人,是公认的历史上最残酷的战役之一。在冲绳的战斗结束数星期后,美军得以使用原子弹轰炸广岛及长崎,最后导致日本投降。

  手无寸铁的道斯就来到了这片战场上,在这片不到40公里的岛上,遍布日本人设的机关、埋伏、碉堡和地洞。当美军刚一登顶,便遭受到猛烈的炮火攻击,不得不下令撤退,然而道斯却在全军退回山脚的情况下,独自留在了山崖顶上,一个人面对日军以及漫天炮火,一次又一次冲入,将战友拖出来,再在悬崖边,用自己发明的方式把队友绑好,放下山崖,“ONE MORE”(再救一个),道斯的心中只有这个声音,这个信仰让他一人在弹火中救出了75人。

  之后,道斯说:“战场上遍布着尸体。我不能把我的兄弟们留在战场,他们知道,只要我能,我一定会照顾他们,一定会带他们回家。”事实上,道斯也是那样做的,有一个士兵,双腿被炸断,胸部中弹。在其他军医已经放弃他时,道斯硬是把他拖到了后方,最后这个士兵生存了下来,活到72岁。而在电影中,他甚至还救出了几个受伤的日本兵。

  一天就救出了75人,使道斯成为英雄,而事实上,在那致命的一场战斗之前,道斯已经救了很多人,在一次行动中,他不幸被击中。但他只是随便包扎了一下,就又返回战场,当他的左臂被手榴弹击中,他依然凭借自己的毅力走回救治站。后来他的左腿被手榴弹炸断,他无法行走,只好被战友用担架抬回后方,但当他看到比他更严重的伤员后,就从担架上滚下,将救治的机会先让给其他人。

  道斯的英勇赢得了战友们的极大尊重,他甚至成了大家的“保护神”,在战斗之前,队友们甚至要求先让道斯为大家祈祷。道斯的英雄行为获得了美国国会荣誉勋章,1945年11月1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为道斯亲自授勋,道斯由此成为二战期间第一个拒服兵役,没有任何杀死敌人记录却获得最高荣誉的士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只有三人获得此特殊表彰(另两个分别是托马斯·贝内特和约瑟夫·拉波因特)。

  导演梅尔·吉布森在采访中曾提及:“他的故事令人难以置信,简直是英雄主义的顶峰。”当信仰与战争纠缠在一起时,会是世间最难解的问题,但是,《血战钢锯岭》不是在讨论宗教,而是在讲一个人内心的强大,这个人因为坚持着不愿去屠杀别人的信念,而有了一段不同于别人的传奇。在这个不可摧毁的精神内核下,美国主旋律的高昂宏大找到了一个坚实的基点。道斯的光芒是透过银幕一点点地散发出来的,他的成长带着家庭矛盾和时代的印记,他参军在军营也是“问题士兵”,与高层进行着不卑不亢的对峙,但是,当他转身冲向枪林弹雨的时候,他的那个始终被嘲笑的信仰却成为神迹——神不是用来祈祷和称颂的,更是用来行动的。

  虽然李安导演的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揭开了美国社会英雄梦虚伪的一面,但是,不得不承认,看了《血战钢锯岭》,还是会让人被深深打动,让那力量在心间驻留。

  冲绳岛战役,他少了一个肺和五根肋骨

  《血战钢锯岭》的结尾将道斯定格在英雄的一幕,之后就是他和妻子多萝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至妻子1991年因脑癌病逝。但实际上,道斯饱受战争创伤,并不是只在最后腿部受了重创而已。

  据悉,道斯在冲绳岛战役中四次负伤,一次战斗让他少了一个肺和五根肋骨,后来因为肺结核而在1946年离开部队。他花了五年时间接受有关肺结核的治疗。受伤病所困,道斯的身体一直不好,他和妻子就生活在佐治亚州的小农场,两人生有一个孩子。在多萝西去世后,道斯又与弗朗西斯·杜曼结婚,2006年,戴斯蒙德·多斯在家中逝世。他的遗体被安葬在田纳西州的查塔努加市国家公墓。

  电影中,道斯与妻子一见钟情,还因此献血,事实上,这是把两件事合在了一起,如前所讲,道斯去献血是因为他在广播中听到呼吁大家为一位遭遇车祸的人献血,不过,导演梅尔·吉布森表示,道斯对多萝西确实是一见钟情,“据我所知是这样的。这么安排也有点是为了道斯——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有点孤注一掷,并且有另一种精神引领着他。这一点没法分析也不好形容,感觉他有点超脱:潜意识和精神上的行为比较多,差不多是这样。我喜欢这样的故事,特别是这些在艰苦环境中平凡却伟大的人和事。”

  2004年,一部名为《良心拒服兵役者》的纪录片拍摄完成,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道斯,他的故事还曾被出版成书,不过道斯生前对于将其故事拍成电影比较谨慎,他认为真正的英雄,是那些为和平牺牲自己、已经长眠在土地里的战友。如果一定要拍成电影,他希望把他的故事交给有能力的、可以值得信任的、理解他的电影人手里,最终,在他逝世十年后,梅尔·吉布森将其搬上银幕。

  扮演道斯的安德鲁·加菲尔德说扮演这个角色,是对自己的救赎,因为道斯拥有一个美丽的灵魂,他是个内心干净的、纯粹的、简单的乡村男孩:“对我来说这就像是获得救赎,因为我只能梦想成为这种孩子般的人。”

  梅尔·吉布森也认为,观众无需更多考虑道斯的宗教信仰,而应对战争、对生命的本质深思,“战争是件悲惨的事情,但战争还是会不断重复上演。这部电影中,大家可以看到,在战争面前人类的灵魂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我觉得还要有更深层面的思考,这也是这部电影所想表达的。”

  文/本报记者 张嘉

分享